无敌在秦末六百年:第八十章 炮烙

    吕洞观沉默,在嬴实冬眼中却是默认。

    这像是戳中了嬴实冬内心的痛处一般,他整个站了起来怒道:渠修的女儿不过是个丫头。如今正躲在咸阳。你如果有一丝用心,为何到现在还找不到他?

    对付这样一个姑娘,竟然要将蒙兀人引进关内!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说罢狂怒的嬴实冬随手将一个香炉砸向吕洞观,瞬间白色香灰撒了一地。

    滚烫的香炉将吕洞观身上烧出几个泡来。

    吕洞观深吸一口气道:陛下您是不知道余震此人厉害。臣已经想尽办法,但是都被他所迫。臣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嬴实冬反而哈哈大笑道:余震一介武夫,就算武功再高强,难道用军队也镇压不了他吗?需要你去通敌叛国来消灭他?

    接着他板脸又道:余震再厉害,我要找的却是渠修的女儿渠灵枢。她不过是丫头,用骗用拐难道还无法到手?

    你废了这么大的周章,到底借了我的名头,行谁的心事!

    吕洞观深深看着嬴实冬,他知道自己就算在说什么也已经无法挽回了。

    忽然他像是想明白了一般,一屁股坐了下来,口中道:臣知罪。

    嬴实冬打了个哈欠,说道:炮烙吧。

    听到李仕斌已经消失了一个月的消息,嬴实冬变得格外沉重。

    他在这个时候突然不见,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嬴实冬并不是蠢人,他将大秦的事务都交给吕洞观,是出于信任。

    不是信任吕洞观为人忠诚不二,而是信任自己能在关键时刻独挽狂澜。

    嬴实冬沉默了一刻,双眼平视着远处,说道:宣副尉郑玉坤。

    过了半晌,郑玉坤便在殿外叩头了。

    嬴实冬宣他上殿,面色寒冷如冰道:李仕斌如今人何在。

    郑玉坤一听到李仕斌的名字,连忙叩头道:陛下赎罪!李仕斌自一个月前便已消失不见。

    臣等早就在咸阳外四处搜查,都找不到李中尉的行踪。

    嬴实冬冷哼一声道:你们怕是没找临洮的方向吧。

    郑玉坤听了这帝王之怒,一个劲地磕头,却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嬴实冬又问道:李仕斌不见了一个月,为何你们没有一个人向朕禀报!

    郑玉坤已经是满身大汗,最终心下一横道:是吕丞相要我们别用此事惊扰陛下

    嬴实冬眉头跳动,怒气渐渐上升。

    他阴桀的目光紧紧盯着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郑玉坤,问道:这两日,咸阳城中是否有许多蛮族?

    这一个问题下去,已经能看到郑玉坤匍匐着的身子在不住颤抖。

    嬴实冬吸了一口气,扬起了头。

    不需要郑玉坤回答,嬴实冬便已经知道答案了。

    他懒懒地一挥手,道:滚吧。

    郑玉坤连忙叩头,连滚带爬一般的离开了大殿。

    嬴实冬用手指敲打着宝座的椅背,心中思量着眼前的情形。

    他原来以为吕洞观是个靠得住的家伙。

    只要将国事交给这样一个沽名钓誉、埋头苦干的蠢材,那么他就可以放开手脚追寻长生之路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