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宋途:第二百一十九章 各有打算

小说: 误入宋途   作者:恶霸   回目录  举报
    但是不去又不行!除非李俊文想和刘鋹一样,驾船逃出海,或者投奔契丹?就算他侥幸逃脱,家里人也得跟着遭殃!虽然论起来与他也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李俊文还做不到如此冷血。

    所以,在心中默念一万遍赵匡胤是龟孙之后,李俊文还是很无奈的领着手下众人,踏上了北上路途。

    不过潘美还算厚道,将从缴获的刘鋹海船上的钱财分了三成给李俊文,当作因皇宫大火而损失的钱财。这可乐得李俊文心花怒放,对潘美的好感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他雇了一个驴队,才把财宝装完,心满意足的告别了潘美父子。

    李俊文打算趁此机会,回趟房州,将叶紫苏和闻止两个女的留在房州。

    定州不比岭南,带着两个女的他实在不放心,但是将叶紫苏一个人留在房州他也不放心!如果有了女汉子闻止的陪伴,那就不一样了。最起码不用担心叶紫苏被人调戏了

    只是看着活蹦乱跳的叶紫苏,李俊文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江南金陵,李唐皇宫,柔仪殿内,一位身着丝质僧袍的妇人,端坐在矮几前。矮几上摆放着一架古琴,妇人正在拨弄着琴弦,古琴在她翻飞的手指下,弹奏出动听的曲调。

    若是李俊文在现场,定会被这妇人的美貌所震撼。肤如凝脂,吹弹可破,柳叶细眉,杏眼高鼻,殷桃小嘴,精致的五官再配上独有的成熟气质,简直令人怦然心动。

    妇人的额头已经渗出一层细汗,但是她却不知疲倦,兴致颇高的继续弹奏着,身边的侍女缓缓的摇动着团扇,替主人驱热。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一阵咆哮声从殿门外传来,美貌妇人皱了皱眉,停下了弹奏。

    紧接着一个身穿龙袍,头戴梁冠,身材削瘦的中年男子,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陛下因为何时如此生气?美貌妇人走上前,用玉手替中年男子掸了掸肩头看不见的灰尘,关切地问道。

    穿龙袍的中年男子正是被后世成为千古词帝的南唐后主,李煜!而美貌妇人则是史称小周后的周女英!

    还不是林仁肇那个老匹夫!李煜依旧气呼呼的说道。

    林将军又如何惹陛下生气了?周女英接过侍女递过来的参茶,端起来吹了吹热气,送到李煜的嘴边。

    李煜喝了口参茶,气道:这老匹夫真是不知好歹,上回不知哪里得来的消息,说赵宋在荆南秘密建造战舰千艘,有攻打我大唐的迹象,要孤先下手为强,派人秘密焚烧赵宋的宋战船!

    那可是赵宋啊,先帝都不敢招惹,孤能惹得起吗?所以孤都没搭理他!这回更离谱,赵宋灭了刘汉,征服岭南,这老匹夫竟上奏要求趁赵宋疲惫之际,出兵江淮,收复故土!

    而且他还要孤自其发兵之日,便将他的家眷拘押入狱,对外宣称他起兵反叛,若是得胜,则江淮收复,若是兵败,便让孤杀掉他全家向宋廷谢罪,以划清界限!你说说,如此荒唐之事,孤能答应么?

    更可气的是,朝中众多大臣居然赞同此举!真是气死孤了!这是要陷孤于不仁不义啊!若不是看在他一把年纪的份上,孤早就治他的罪了李煜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可见怨念颇深。这口才,这逻辑思维,不去说书都可惜了

    周女英听完李煜一番牢骚之后,叹了口气道:奴家虽不知国事,但听陛下如此一说,这林将军可是真正为国为民的忠臣啊!陛下切不可治林将军的罪,寒了忠臣的心呐

    唉,孤又何尝不知道呢!如若不然,孤早就将他下狱问罪了!怨气释放完,李煜也恢复了平静。

    孤也想收复江淮故地,可是我大唐自先帝始,已不复烈祖当年之强盛,自保尚且不暇,哪里还有实力与赵宋叫板呢?

    自家事自家知,咱们的士兵承平久矣,连刘汉都打不过,还敢去招惹赵宋?简直荒唐!

    更何况赵宋兵力强盛,挟灭南汉之余威,屯兵汉阳,本就对我大唐虎视眈眈!若是此时再徒生事端,岂不是给了赵宋以口实,令赵宋可以名正言顺的犯我大唐!到时候兵戎相见,百姓生灵涂炭,实在不是孤所愿见之事!

    为此,孤此前不惜自降身份,臣服赵宋,以藩属自居,为的就是这难得的安宁!可惜,满朝文武,竟无人能懂孤的苦心,却以为孤胆小怕事,懦弱无能李煜越说越伤感。

    周女英倚靠在李煜胸前,环抱着他以示安慰。

    纵使其他人不支持陛下,奴家也永远与陛下同心!

    女英,你真是孤的好皇后!李煜感动得几欲流泪。美人简单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

    陛下接下来作何打算呢?周女英又问道。

    赵宋地广人多,兵威正盛,实在不是我大唐能够抗衡!孤打算再让一步,上表宋廷,去除大唐国号,改称江南国主,以示臣属之心。并遣吾弟郑王从善代孤入汴梁朝贡,以宽宋廷之心。另外,孤决定令林仁肇改任南都留守兼南昌尹,让他去南边,省得他一天到晚瞎折腾,孤看着都烦!

    这能行么?文武百官能同意么?周女英有些担忧,最近陛下与众臣之间,已经爆发过好多次争执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把孤逼急了,孤连这狗屁国主也不要了!他们爱找谁当找谁当!李煜语气坚决地说道。

    到时候孤就可以整日与女英你吟诗作对,纵情山水,岂不乐哉?

    陛下,奴家可不想做那祸国殃民的妲己!周女英幽怨的白了李煜一眼。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