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耀王朝那些年: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六十六 - 她的脆弱

小说: 天耀王朝那些年   作者:依阇儿塔   回目录  举报
    她舒了口气,「那日,若我没有去那处就好了那日承光救了我,可她也自那日开始变了。

    你知道的,对于我们这些选择拿刀救人的医者来说,在学会救命之前得先有许多生命栽在我们的手里头,我们今日能救得的一条命,皆是透过先前牺牲掉许多动物的命才得以换来的技术。

    她一个从不忍心拿动物练手的人开始拿动物练手,我开初还以为她是终于看开,知道得那样才能在日后救得更多的人。

    可当我看见她练手时,从来文静温和的脸上竟挂着残忍扭曲的笑容,到后来她背着师父、背着我去修习巫阵待到我发现她偷了师父的蛊虫时,她已经完全听不进我说的话了渐渐地,师父亦发现她的不对,想插手管教,她却以愈快的速度变得愈加地极端,到后来,她更是完全不顾我们姐妹俩之间的情谊。

    我终日惶惶不安,原以为自出生起从未分离过的我们,这辈子只有死才能将我们分开,可我那时却已经明显感觉到承光她已经离我愈来愈远,」夜承影缓缓地举起双手,似是想在天空中抓取什么。

    她抓了个徒劳,垂下了手掩住自己的脸,哽咽道:「她真的变得很奇怪、变得很邪恶她最终是偷偷地离开了师门、离开了我。

    她在中土大陆上做的那些恶行一日比一日夸张,逐渐传到了师门内,我一方面祈祷她能早日自己醒悟、我甚至是在晓得了师门准备派人讨伐她时,希望师门的人别找到她另一方面我不明白她为何要做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只知道命运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要让她变成这样!

    都是我、都是我,这一切都是我害的如果不是我为什么当时受侵袭、受污染的人,不是我!」

    夜承影说到末尾崩溃地痛哭失声,萧鸣鸿将她整个人紧紧地抱住,好似这样便能给她再次面对这世间的勇气,她便能不哭。

    「嘘!嘘!妳没有错妳没有错,那并不是妳的错那有些只是命运的必然而已。」萧鸣鸿温声地说着,并一下一下地抚着夜承影的背,安抚她。

    好半晌,夜承影冷静下来后再度开口道:「我知道师昊天承对我的意思可承光的事对我来说,才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事。她的事不解决,我没有心思去想其它的事情。我与他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好,若妳真想避开他,我就帮妳。」

    「真的?」夜承影抬眸,入眼的是萧鸣鸿那双澄清干净的眸子。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你你希望我回报些什么?」

    萧鸣鸿笑了笑,「我早就认定妳是我的知心好友,好友之间,无须讲那些报不报的,妳说对吧?」

    「呵呵,谢了。」

    「下次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可以直接告诉我,女孩子要珍惜自己,知道吗?」萧鸣鸿在夜承影的耳畔喃喃道,然后放开了她,夜承影有些失神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萧鸣鸿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埃,伸出手要拉她一把,「走吧,去睡觉?」

    「嗯好。」夜承影将手搭上他的手,站起来时拧了拧眉,想起了什么道:「对了,你来找我有事吧,是什么事?」

    「那个呀其实也没什么,是关于手术刀的事,等妳休息够了,我们再说吧。」

    萧鸣鸿送了夜承影回房后,见时辰已差不多到了卯时,他回房简单做了个洗漱便往训练场去。

    就在走到能看见训练场的地方,他遇上了一个寒气凛凛的人堵在路上。

    「在下见过宇王殿下。」萧鸣鸿知道该来的躲不了,见到对方礼数上便先做足。

    「你何时同她在一起的?你知道她是谁么?你懂她吗?」昊天承的语气明显压抑着怒火,所说的话隐含着意味不明的妒意。

    萧鸣鸿的嘴角微微勾起,「殿下看来十分恼火是因为看见在下同夜兄在一起的缘故吗?」

    昊天承并未回答,萧鸣鸿也并不在意,只是续道:「嗬只是殿下知道什么是爱一个人吗?

    还是殿下只知道强取豪夺?」

    「承影药师与你不是同个世界的人,本王劝你,远离她对你会比较好。」本书首发来自,!

    二人默不作声,直到酒壶里的酒都喝空了,夜承影还摇了摇自己与萧鸣鸿手中的酒壶确认里头一滴酒也没有后,二话不说地下了屋顶又搬回了几壶酒。

    就这样,二人不言不语地坐在屋脊上喝到了下半夜,夜承影也从原本的位置改为半躺着靠在了萧鸣鸿的怀里。

    萧鸣鸿感觉怀里的人一动不动了很久,便觑了她一眼,看见她似是半醉半醒的形容。

    他们俩虽然是在一块儿饮酒,可大部份的酒都是由夜承影一人独力喝完的,再来是萧鸣鸿最近在冥殇的教导下,从气在体内的循环觉察到内力的形态,便试着用他们所谓的内力防堵着酒力。

    或许是这样,他自己虽也喝下了不少高浓度的酒,却一点儿醉的感觉也没有。

    他瞧着怀里的人儿想了想,怕她在这天寒地冻的屋脊上睡着会受风寒,便轻声道:「夜兄,妳醉了,我抱妳回房里睡觉好么?」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