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孤儿:静水深流。说说风雨说说人。

小说: 乡野孤儿   作者:一缕梅目   回目录  举报
她之所坚韧,是天性,也是由得她后来生活里的风吹雨打。

幸好,她虽不强,却刚好足够韧。

不然,生活里的诸多清冷怎能成了乐享的清欢,生活里的诸多挫折,岂能令她总是迎难而上,虽想过无数次放弃,却终是咬牙坚持,到最后,终于明了活着的其中一层的真谛,懂得笑着向前,饶恕生活,放心于生活。

    她的悲剧,在于得爱而不懂爱。

    是的,她其实是生活在爱之中的,却不想她并不懂得爱,也不懂得接受爱,于是,各种的爱,都如同春日里的阳光照在一片闪耀的镜面上,被挡了回去,吸收不到,至此有而不得。

待到她逐渐懂得爱,懂得如何接受爱,却发现很多的爱,虽未散去,却已不能继续追随陪伴,她亦不能再度拾起。

眼见各式各样的爱被岁月的恒流和曾经立于恒流里的她弃得横七竖八,她也只能如黛玉葬花,终是无奈了。

    她的人生之喜,便是保有风骨,一生随心。

    她无论如何,经受诸多诱惑,终于持正居善得良知,最后得以于万千人生洪流中默默活出一生风范,风骨留身。

如凌霜经雪般,经受过了人生之大不幸生活平凡之小不幸的多般摧折,挺了下来,成了一株屡开屡败仍屡开的木芙蓉,终于明了生活的平淡与普通普遍,于四季中,拥风自欢。

最终,她完成了一个生而为人的职责所在,也终究,铸就了生命的不平凡。

    说起来,这却是一部生活的,所有的惊心动魄,人生领悟,都放在平静如海水里逐渐酝酿。

没有过多剧烈的决裂与冲突,却将人生中最为剧烈的变故,都放在了生活中的点滴变化里,如同滔天巨浪,都隐藏在平静的海面之下。

    至亲的生离死别,青葱的校园感情的发生与离散,日后事业的鸡飞蛋打无不在日常里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客厅里、医院中、校道上、图书馆固定的老位置里、食堂平常的一饭一菜中,人物们平常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中静静发生,默然变化。

    没有总是耳提面命那是哪一个年代,但场景和人物的时代特色却深深地烙在每一处的场景呈现和人物言行中。

人物的灵魂,便如同生活里的追寻的人们,也在塑造的生活场景中一点点聚拢、成形。

    秋风如秋窗,书页却非秋一季,如人生,亦是如此。

    此心依旧,笔锋依旧。

游龙惊凤,终归不过平凡一世。

唯认真二字,唯用心二字,至始至终。

    此为初心吧。

    静水深流。

这是我平日里为人处世愈加喜欢的四字箴言。

    眼见这部的写作从万里蓝如海的初秋进入到秋风秋雨落秋叶于秋草的深秋时节,却仍能心思坚定地继续让人物活跃于心之场地中,心甚宽慰,不免寥寥数语以记之。

    主人公里云锋这一人物的坎坷,并不是笔中臆造的苦难,而是人生天然的磨难原味。

生母的早逝,幼年时父爱母爱的缺失,少年时青春期里的天然的孤独,和青少年时不懂得如何努力付出却仍锲而不舍的追寻,这些过程里产生的苦涩,是云锋的,也是里和外任何一个人都其实在遭受着的人生的天然的规律带来的磨难。

    人之一生,不欢之事,十有**。

云锋,其实也是有着她的幸运的,她有宠溺她到骨子里的奶奶,她有长大后了解并理解她,给她足够空间的父亲母亲。

她被她的身边长辈无形中呵护备至,不知柴米油盐贵的甚至好于她身边人的保护,她的善良、她的脱俗、她的清高、她对未来的执着追求,是她的天性,但这天性得以保存,却是因了她的那一群陪伴呵护她成长的长辈。

    而她天然的孱弱,也是因了这些温室里备至的关爱吧。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