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孤儿:第十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小说: 乡野孤儿   作者:一缕梅目   回目录  举报
    娘,那这几天又要辛苦您了,您和明清在这,我带云秀先回去吧。

    医院里有明清和草儿奶奶两人守着就可以,云新决定带着云秀赶回家,一则要和家里的老云头和几个兄弟说明草儿的情况,别让大家太担心,再则医院太多人也没必要。况且,明天自己要上班,云秀也要上学。

    行,你带着云秀回去吧,和家里其他人说说,别让他们太担心了。你呆这也没用,我和草儿她妈在这照顾就可以了。

    草儿奶奶也一样这样想的。

    云新骑自行车带着云秀回家去,天已经全黑了,云秀在后座坐着,刚好给大哥打着电筒。

    圆圆的电筒光柱虽然不能像路灯一样照得很远,但起码能看清他们回家的路。

    回到家,大家听说草儿做手术的前前后后,都擦了一把汗,幸亏发现及时。云新坐下来,带着小妹一起吃晚饭。

    大家都如释重负。

    云新心里还是有着隐隐的担心:

    毕竟,草儿现在还在医院,不知醒了没有?

    会不会顺利度过这一周的危险期不发生感染?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但想到这半小时的幸运,云新又觉着草儿还是生来顽强,必然能安然度过。

    否则,这么小,她又怎么能安然下手术台呢?

    想到这里,云新心里松了一把,决定不再多想,明天上完班再去医院看望女儿。

    医院里,明清出去买了份青菜粥回来和草儿奶奶一起吃。

    两人其实都不想吃,但为了让对方吃一点,少些担心,也都勉强地吃一点。

    草儿还没醒,护士来查床时也看了,说不打紧,麻药的劲儿已过,但孩子刚动过全身大手术,身子还虚弱得很,过不了多会就能醒来。

    草儿奶奶和明清各自简单洗漱,简单聊了会,明清就挨着草儿躺下。

    草儿奶奶在旁边的空床里一边和衣躺下,一边想着孙女受的开刀之苦,这段时间来受的肿痛,心里也是心疼不已。不过,孙女终究能躲过这一劫,拣回这条命,说明孙女是个好命,有福分的。

    明清静静地躺在女儿旁边,心里却是一波一波的比谁都难受,好像冰凉的海水撞击在胸膛,一阵阵地泛酸。

    作为草儿的母亲,她的担心是最多的:

    草儿才将将三个月大,还没来得及开始享受这人间的欢愉,便受了这么大的苦痛,从身体的肿痛,到开刀的痛楚与危险,这便是一个大人,也未必能承受得了啊!

    这样一个全身大手术的恢复,尽管医生说不会有后遗症,但明清怎能完全放下心呢?

    而接下来的这几天,女儿的术后恢复,会否感染?

    这一切的一切,岂能不令人担心?

    明清的心再度悬起来,无法放下。尤其是她生性多愁善感,过度的忧心忡忡,很快便成了痛苦的悲伤,难以排解,犹如淤泥在她的胸腔里,越积越深重,吞没了她本已悬到喉咙口的整颗心。

    明清的心口,又开始疼起来。为了不吵着女儿,她忍着疼,没有起来喝热水,抬手用被角捂着胸口,用温度来缓和痛楚。

    不知怎么,在这静夜里,明清突然闪过一种绝望的情绪。这种情绪虽然来得快也去得快,但却令明清的心口更疼了。

    半夜,明清疼得受不了,看着沉睡着的草儿和草儿奶奶,悄悄起身,倒了杯热水,搬了张凳子坐在草儿的床边,一边看着熟睡中的女儿,一边一口口地咽着杯里的热水。

    正当云新和明清夫妻俩正为女儿的安危焦虑万分时。

    手术室的大门推开了,门楣上的灯不知什么关了。

    云新一个箭步冲上去,明清站起身却缩在云新后面不敢凑前去,担心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云新的话音颤抖,睁圆了一双满是红血丝的双眼,急切地望着一边走出手术室大门,一边摘口罩的李医生,几乎是哽咽着:

    她没事吧?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