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二百七十二章 陶何如的要求

    听到了管事的话,老家伙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管事说道:你记住了,我们几个就是一个人,相互没有被人的话。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是,小的不懂事了。管事赔罪之后,继续说道:刚刚邵府来人求帮,说她们家的太夫人疯了。想请您老人家帮忙诊治一下,当初在京城的时候就过他们。现在邵家人把您几位都当成活神仙了

    邵家主母疯了?归不归皱了皱眉头之后,看了吴勉一眼,对着管事继续说道:两件事你去办,一,去和邵家的人说,我们马上就过府,让他们不要着急。二,派快马回京城,让贾士芳赶紧回来去办吧

    管事离开之后,归不归对着吴勉说道:怎么样?你是打算现在就过去呢?还是给邵家女人一个教训?等一会再过去?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用行动表现的自己的立场。他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伸手抓住了陶何如的辫子,随后拖着这个半死不活的鬼道教教主,向着邵家走去

    看着白发男人的背影,归不归冲着‘徐福’和两只妖物说道:我们也去看看那个老女人怎么了?看样子脾气泼辣,怎么说疯就疯了

    这几个人、妖来到邵家之后,那位女管家急忙带着这几个人、妖来到了后院。进来之后便看到有些癫狂的妇人正在院子里边跑便大喊大叫:我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想要杀了我来谋夺家产你们两个畜生等着,我夫君这就要从京城回来,替我做主了

    听了白发男人的话,陶何如看了一眼手里的玉石人像,又看了看面前的白发男人。随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吴勉的面前,高举着手里的玉石人像说道:晚辈陶何如,请吴勉大修士帮忙将家兄杨枭从无边冥界带回

    陶何如说话的时候,妇人眼前的景象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是在子夜时分,却突然变成了晚霞西去的傍晚。邵家附近聚满了看热闹的百姓,都在指指点点的再说她突然疯了一样的冲出开在大街上。

    自己不是睡到半夜吗?怎么看起来没有睡多久啊妇人有些接受不了眼前场景的转变,开始惶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时,还是刚刚被她打了一巴掌的女儿、女婿将她搀扶回了家。看着周围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吴勉不想在邵家家门口伤人命,当下伸手抓住了陶何如的衣服领子,将他扔到了邵家对面的空房当中。

    严格说起来,这里也算是邵家的产业了,当初吴勉、归不归为了监视邵家的一举一动,这才购买了这里。这么多年过去一直都是泗水号在打理。现在正好在这里处置这个陶何如。

    将陶何如扔进来之后,吴勉跟着也走进了这间宅子。随后这宅子当中的院里竟然响起来一阵一阵雷电的轰鸣声,明明是晴空万里哪来的雷声?原本看热闹的百姓还想着围过来看看,没有想到就在这时,几架马车行驶过来,挡在了宅子门前。随后从里面车上跳下来几十个膀大腰圆的大汉,站在大门口将看热闹的百姓挡在了外面。

    随后,另外一架富丽堂皇的马车也行驶了过来。停在了宅子门口之后,从上面下来了‘徐福’、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看了一眼邵家大宅之后,他们几个人、妖依次走进了对门的宅子当中。

    他们走进来的时候,见到陶何如已经在地上抽搐起来。虽然看着伤的不轻,不过他竟然还紧紧的抱着怀里的玉石人像,没有一点撒手的意思。

    听说有人对邵家人下手了?就是这个小娃娃,不是老人家我夸他,胆子都这么大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走到了吴勉的身边,看了一眼后背已经被雷电劈成血肉模糊的陶何如。随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你还是直接劈死他得了,要不然的话他手里握着的是什么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到了陶何如手里的玉石像。老家伙的心里一动,正要过去将这玉石人像拿过来的时候,却听到陶何如用气若游丝的声音说道:我有邵家的玉石像请吴勉大修士出手将杨枭从无边冥界捞出

    这玉石像是邵家的,怎么到了你手里。看到陶何如死不松手,归不归便改变了主意。回头对着吴勉说道:不会是邵家的女人把它卖了吧?她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吗?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吴勉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当下他再次招来雷电打在了陶何如的身上,硬生生打的他从地面上单起来四五尺高。随后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不过就是这样,陶何如还是紧紧的抓住了怀里的玉石人像,没有一点损伤。

    如果不是吴勉还有话问他,这个陶何如进来之后已经被雷电劈死了。不过就是这样,陶何如还是倒在地上,身上散发出来一阵皮肉被烧焦了的味道。他一抽一抽的,随着嘴角不停又白沫流了出来。

    这时候,吴勉多少消了一点火气。看着只剩下一口气的陶何如说道:你自己说,石像怎么到了你的手里

    陶何如听到之后,颤颤巍巍将手里的玉石人像举了起来。用尽了气力说道:请吴勉大修士出手将杨枭从无边冥界救出来。

    杨枭吴勉皱了皱眉头,对着归不归说道: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京城的大牢里,他去救鬼道教的教主赵德君。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听说鬼道教好几个教主,估摸着这位也是其中一位。你说你叫陶何如?和杨枭什么关系?这玉石像又是怎么来的?

    陶何如好像伤到了脑子,无论老家伙怎么说,他总是那么一句,请吴勉去将杨枭从无边冥界当中救出来

    这时候,在旁边看了半天的百无求突然开了口:小爷叔,不是我们当晚辈的说你,当初是你自己立的规矩吧?不管是谁,只要拿着这小玉人来找你。不管什么事情你都给他办到吗?还指明了是认玉石像不认人。现在怎么了?说了的话不算了?可没有这样的

    虽然归不归一个劲的使眼色,不过百无求的楞劲一上来,当下就全当老家伙死了。二愣子仰着头继续说道:老子是妖也知道说话算话,你就算再有什么不高兴的,也得办完了正事之后再发出来。你把那个什么杨枭从地府弄出来,然后再弄死这个姓陶的,或者把他们俩都弄死也不是不成不过首先你得去一趟地府那什么,老徐福你看老子说的是不是这个理儿?

    百无求竟然动了心眼,说到最后的时候竟然把在看热闹的‘徐福’也拖了进来。不过‘徐福’也是一只老狐狸。他冲着二愣子微微一笑,说道:我来的晚,你们说的事情也不知道。这让我这个清官,怎么断你们的家务事?还是你们自己定的好

    就在这个时候,宅子大门打开,跟车的泗水号管事悄悄的走了进来。他到底是被归不归亲手调教过几天的,好像没有看到满身焦糊的陶何如一样。目不斜视的走到了归不归的身后,随后低声对着他说了几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