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四更 并城当中

    在炊饼店里和伙计理论的和尚正是那位大佛寺的高僧广孝,他手里拿着一个三、四十岁壮汉的画像,正在向店里的客人打听这个叫做房轩的下落。因为影响到了店里的生意,惹得小伙计十分不满,正在向外哄着这个和尚出。

    见到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出现在了店门口,不停被伙计推搡的广孝多少又些尴尬。冲着归、吴二人苦笑了一声之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把铜子塞到了小伙计的怀里,说道:小施主不要这样,这个算是和尚赔偿你家生意的。和尚我只是打听个人,说句话而已

    看到了和尚使钱,小伙计这才换了一副嘴脸。

    一边数着手里的铜钱,一边喜笑颜开的说道:大师傅你只管问,不过别怪小的多嘴,我看你这画像上的人眼生得很,不像是我们并州城的人。

    果然和小伙计说的一样,炊饼店里的客人看了画像之后,纷纷表示没有见过这个人,也没有听说房轩这么一个人。虽然没有打听到画像中人的下落,不过广孝脸上却丝毫没有失望的表情。

    他还在不停的对着客人们高宣佛号道谢,随后这才倒退着从炊饼店里走了出来。

    出来之后,和尚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了行佛礼,说道:归师兄和吴勉先生几位也是收到了大方师的法旨?不过几位施主是怎么知道房轩曾经在这并州城中出现过的?

    凭什么秃子你能知道,老子就不能知道?

    没等归不归说话,百无求已经瞪着眼睛说了一句。

    现在它虽然不是妖王了,不过凭着二愣子一身妖法,就算广孝和尚也不敢轻易的得罪这只妖物。

    广孝和尚微微一笑,不到丝毫烟火气的说道:和尚我也是机缘巧合,接到大方师法旨的时候,正巧有一位来自并州寺庙的僧人在我大佛寺当中挂单。那位房轩施主在他庙中投宿,还是这位僧人接待的。他出家之前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师,这画像便是僧人亲手所画。

    广孝说话的时候,顺手将画像递到了归不归的手里。老家伙拿起来画像之后,仔仔细细打量可一番,看不出来什么问题。当下嘿嘿一笑,又将画像还给了广孝和尚。随后说道:和尚,你知不知道次这大方师是怎么了?一连给了这么多的人名,这些人犯了什么王法,一定要死不可?

    归师兄,你我都是出离方士一门的人。虽然如今宗门已经没有了,不过大方师给我得法旨,不会有比归师兄多的内容。说话的时候,广孝和尚已经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绢帛。当着吴勉和两只妖物的面打开,果然和他说得一样,除了称呼之外,上面书写的部分几乎一摸一样。

    从归不归的反应当中,广孝已经判断出来这几个人、妖得到的法旨和自己这张差不多。当下他一边将绢帛收了起来,一边继续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虽然广孝心里不解,不过大方师的法旨不容怀疑。我们按着法旨所写办妥便是

    °说完这句话之后,广孝再次对着吴勉、归不归行了佛礼。说道:既然几位已经到了并州,相比一定找有到房轩的法门。那么广孝也不在这里耽误时辰,并州城交给几位,我去他处寻找其他人的下落

    说完之后,广孝施展了五行遁法,当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面,消失在原地当中。

    说走就走,这可不是广孝和尚的做派。看到了广孝消息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人走了,连画像都不留下,看来这个和尚还是有心思的。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走到了一家售卖笔墨纸张的摊子前。扔给老板一个金锞子,随后拿起来摊子上面的纸笔在上面画了一个人的面部肖像。

    画完之后吴勉和两只妖物才看到他画的正是刚才广孝和尚拿出来的画像。

    看看运气吧,或许大术士真的带着房轩躲藏在这座并州城也不一定。老板,你来看看这画像上面的人,有没有在什么地方见过?归不归笑嘻嘻的举着他刚刚画好的肖像,对着身边贩卖笔墨纸砚的老板询问。不过这位老板看了半响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从来都没有在并州城中见过这个人。

    看着归不归没有丝毫的气馁,依旧举着画像向着其他的路人打听画像中人的下落。问了几个人之后,还是没有丝毫的进展。

    这时候,百无求又动了脑筋。它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刚才广孝不是说在庙里见过这个房轩吗?咱们直接去庙里找啊?谁知道他会不会住惯了庙宇,这个时候不是住在和尚庙里。就是待在尼姑庵里。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傻小子,房轩出现在庙里的事情,还是广孝和我们说的。你猜猜看,广孝和尚到了并州之后会去先去哪里找?

    那我们就要想没头苍蝇一样,到处去吓找吗?百无求看到归不归好像没有什么章法,当下便又些不耐烦起来。

    看到二愣子不耐烦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傻小子,我们可是有一个连广孝都不知道的消息,大术士席应真也被卷进来了。如果能找到那位大术士的话,自然也就找到房轩了。看见我们一直往前走回到那里吗?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抬头向着前往看了过去。

    就见在三十来丈远的位置,一处买卖人家的门口,挂着粉红色的灯笼。由于现在还不到时辰,这商户的门口并不能见到有人进出。

    这是娼馆这个时候小任叁窜了过来吗,小家伙已经明白了归不归什么意思。当下人参娃娃爬到了百无求的肩头,对着二愣子说道:大侄子,咱们不用打听什么房轩,地轩的了。咱们爷俩去前面的娼馆,弄不好席应真那个老头儿及阻碍里面。

    任老三,咱们俩的亲戚单论。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已经大步流星的向着娼馆的位置跑了过去。后面的归不归也顾不上一户人家一户人家的询问,和吴勉一起跟在了两只妖物的身后,随后一起来到了娼馆的大门口。

    此时,百无求正在不停的拍打着大门。半响之后,大门打开,一个极不情愿的人脸从门缝当中钻了出来。看了面前的几个奇模怪样的人一眼,打折哈欠说道:几位老爷,想要嫖院的话,过两个时辰再来。现在姑娘们都还没有起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远远躲出去的张松和饕餮一人一龙种已经回到了老家伙的身边。虽然他们俩忌讳广信身后的徐福,不过还是好奇那位大方师会有什么法旨从海上送来。毕竟这边大术士刚刚失踪,那边大方师便有法旨送来。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牵连,谁也说不准他们俩出现的时候,正巧赶上小任叁在向归不归询问:怎么就麻烦了?老不死的你把话说清楚一点,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到底怎么了?那个什么格杀令上面是不是有他的名字?我们人参就知道,他一直不服徐福。现在徐福准备秋后算账了。

    任叁原本也算是个小机灵鬼,不过事情牵扯了席应真,它便开始慌张起来。有一点风吹草动便开始往席应真的身上套。

    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摸了摸人参娃娃的小脑袋瓜,说道:徐福的格杀令里有席应真那个爸爸的话,谁来执行?除非那个老东西回到陆地上亲自动手,要不然的话谁也不要想动大术士一根手指头。

    说完&后,老家伙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张松和饕餮。随后将怀里连吴勉都没有看过的绢帛递给了张胖子,张松查看绢帛的时候,饕餮站在他的身后一起观看。这位龙种虽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它身前的张松脸色已经有了变化。

    房轩是个那房轩吗?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绢帛上面的人名单之后,张松指着当中一个人名对归不归继续说道:如果真是他的话,那么大术士为什么突然变的暴躁起来,也能说通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