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七十六章 货栈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片刻之后,这个大街上已经找不到站着的人了,就连客栈和商队的伙计们也都跪在了地上,不停的对着姬牢磕着响头,一边磕头一边在呼喊活神仙降世临凡,     听到了这些百姓的呼叫之后,姬牢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些什么解释自己的身份,不过话到了嘴边看到这些百姓疯魔的样子,又将后面的话咽回到了肚子里,看着其他受伤的客栈伙计没有什么致命伤,便将担架上面躺着的邱芳背了起来,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看来今晚我们是没有容身在高堂瓦舍的命了,进城的时候,我看到有一座废庙,今晚委屈委屈你,我们到废庙将就一晚吧,     这时候的邱芳身上的寒气压过了火气,现在他是满身的冰茬,张嘴喷出来一口白雾之后,有气无力的说道:能有片瓦安身我已经偷笑了,其实他们说的对今晚躺下,明天起不起得来还在未知之间楼主,有劳了     听到了邱芳的话,姬牢的脸上终于见到了一丝笑容,随后背着邱芳向着城外走去,身后的百姓还想要跟随,无奈这些人的脚好像长在了地上一样动弹不得,直到背着邱芳的姬牢身影彻底消失之后,这些人才重新恢复了自由,不过再去追赶才发现城中已经没有他们二位的身影了     这时候,得到消息的商队头目和衙门里面的官兵也赶了过来,本来都是奔着过来拼命的,不过听到自己人的诉说之后也都万分惊讶,官兵还到罢了,商队本来就是为了护送他们二人的,当下,商队的大头目带着几个人快马向着城外奔去,不管他们二位是不是活神仙,都要平平安安的带到洛阳城的白马寺,     看着头目起马离开之后,归不归的马车当中,几个人都亲眼看到了刚才的一幕,百无求揉了揉眼睛之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楼主什么时候转性了,这么多年老子都看他害人,冷不丁开始救人了,还真有点不适应,     你不适应,你以为爸爸我就适应吗,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身边面无表情的吴勉说道:看来这位楼主真应了佛门那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这下子广仁晚上睡觉终于可以闭上眼了,     那么元昌呢,他下手是不是更方便了,吴勉有他招牌一样的笑容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姬牢手里的屠刀放没放下我不知道,不过他的术法可是已经在广仁之上了,刚才救胖子的那一手可不止是幻术     那颗药丸古怪,楼主还是使了一点点幻术的,看着已经恢复如初,正在和官兵们比划着刚才出了什么事情的胖掌柜,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药力融在胖子的皮肉里面,虽然长得快也没到立竿见影的程度,楼主还是使了一点小花招,迷惑了胖子和周边人的五感,其实现在胖子的才算是恢复好,不过能这样,已经算是难得了,老人家我可没有他这一手,     你们俩说的这么痛快,谁过去破庙那边找找他们俩,不是老子说话丧气,你们看看邱芳那样子,弄不好就是这两天了,这时候,百无求忍不住插嘴继续说道:你们想想楼主以前是什么德行,就不怕邱芳死了之后,他把尸首吃了,     没人会死,也没人吃人,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便宜儿子,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傻小子,不信老人家我便和你打个赌,姬牢一定会把邱芳带到白马寺的,不过他身上的恶疾能不能治好,便在两说之间了,     不赌没有想到百无求一口回绝了归不归的提议,二愣子学着他‘亲生父亲’地样子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有什么好赌的,老子早就看明白了,老家伙你死了之后,家里这点东西都是老子的,就算咱们哥俩同归于尽了,名义上那些东西也在老子我的名下,既然早晚都是老子的,傻子才和你赌     百无求这几句话说出来,竟然让归不归一时语塞,惹得一边的小任叁哈哈大笑,就在这个时候,前去追赶的商队头目骑马回来,他在城外的废庙当中并没有发现姬牢、邱芳二人的身影,当下他已经派人在城外寻找,头目自己回来查看他们二人有没有可能已经回来,     见到这里也没有姬牢和邱芳的身影之后,商队头目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理论上说姬牢和邱芳都是他们商队委托护送的货物,现在二人失踪无法护送到目的地便是泗水号商队的责任,刘喜和孙小川知道还不一定怎么责罚自己呢,     当下,头目已经没有了住店休息的打算,他将商队所有的人都散了出去寻找姬牢和邱芳的下落,这时候本地的官员也赶了过来,听说之后也派了官兵前去寻找活神仙的下落,不过和商队的人一个结果,找遍了城里城外都没有发现他们二人的下落,     丢了要护送的人,商队头目无奈之下只能去找了此地泗水号的管事,报告了情况之后请两位东家作主了,头目又抽出来连个人回去向苏老爷报信,这可不是小事,起码要本家知道,     本来还想在此地休息三天,让伙计们在找找乐子的,现在也没人有那个心情了,只过了一夜,便更换了要带的货物,整个商队蔫头搭脑的出城,向着下一个目的地前进,     刚刚出城没有多久,便看到有几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官道上,其中两个人正是昨天失踪的姬牢还有他背着的邱芳,剩下的两个个也都不是外人,是头目派出去向苏老爷报信的伙计,两个伙计都是一脸的迷糊相,他们二人竟然都忘了出来之后这一晚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和姬牢、邱芳二人站在这里了,     看到了商队之后,姬牢满脸的歉意,背着邱芳走了过去,对头目说道:让大家担心了,昨日我也是有些难言之隐,这才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姬牢孟浪害,请大家见谅     说话的时候,这位楼主背着邱芳一个一个的对商队所有的人施礼致歉,眼看着就要走到吴勉、归不归这架马车的时候,商队头目追了过来,苦着脸说道:两位仙长没事就好,但凡再有这样的事情,就让我们的人处理,我们泗水号本来就是走南闯北的,在外有争执也是常事,出事自有我们的解决之道,两位仙长,以后万万不可说走就走了     头目这话说的轻松,不过当初如果姬牢不出手的话,胖掌柜便是死定了,到时候免不了引起来泗水号和贾氏皇亲的一番争斗,到时候还指不定要死多少人,     看到了两位修士没事,头目这才松了口气,当下继续向着下一个目的地汉中进发,在汉中卸下来货物之后,便可以带着姬牢、邱芳轻身前往洛阳白马寺了,送走这二位修士之后,在洛阳城装上最后一批货物,将吴勉、归不归他们送到东莱这就算圆满了,     九天之后的晚上,商队一行人终于到了汉中,这里泗水号的货栈在城外十里的官道旁,不过远远的看过去货栈那边黑漆漆的,没有一丝灯光,凭着多年走货的经验,商队头目察觉到了问题,     当下一声令下之后,商队的伙计都将护身的刀剑拔了出来,在呼喊无人应答之后,商队七八个伙计突然骑着快马冲到了货栈当中,片刻之后,冲到货栈的伙计在里面惊恐喊道:老大,这里的人都死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