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红树林之恋:第二十三章 伤离别(1)

小说: 十年:红树林之恋   作者:雪尘子   回目录  举报
所以我决定调整整本书的架构,把我强的历史功底发挥得淋漓尽致。

想当年,我高考时,历史还是全校第一呢。

但工作量会非常大,因为这就等于我把整个书重新编排了一遍。

但我想这也是值得的,毕竟几个班都要上这门课。

我去图书馆翻阅了大量的书籍,力求自己讲的内容更有深度和广度。

我经常会带道具和很多新鲜玩意去课堂上,当然这些,道具和新鲜玩意都是和课程内容相关的。

自此后,我的课堂上,学生都是满满的。

特别是晚上的课,本系的跨系的,都过来听我的课,课堂上经常是隔几分钟就有有笑声。

我也得感谢我的学生们,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和信心。

    翔从我那番话后的下一次课开始,不再和我对着干,甚至帮我维护课堂纪律。

我舞蹈班的时候,他经常过来帮我调音响,结束的时候帮我锁舞蹈室的门。

    这些事情,在教学交流的时候,我都分享了。

这是我一年教学里面感受最深的。

爱学生,同理心去理解他们的想法做法,包容他们的个性。

从深度和广度去设计课程,激发他们的求知热度。

    小÷说◎网 】,♂小÷说◎网 】,    7月25日    自20日出差参加教学研讨会,每天都过得紧张兮兮的。

没想到学校会安排我这刚毕业一年的新老师,去讲这么重要的课题。

系主任说,明年会在学校内部多组织几次学习,探讨我开创的教学方法。

    其实方法不在新,而在于老师是否用心。

教学一年,对我感触最深的却是一个学生对老师态度的改变,以及这一改变带来的整个学习氛围的变化。

刚接手这个班的时候,就觉得阿翔    是这个班上的一根刺,对什么也无所谓对老师所说的话布置的任务,几乎都是对着干。

甚至在课堂上,他公开说:骆老师骆师姐,你也刚刚出来社会,很多东西都不懂,你凭什么教我们接人待物公关礼仪,你不也还在现实生活中摸索吗?一番话,直接把我将在了课堂上。

这狠狠的打击了我自信骄傲的心。

    晚上打电话给牧,诉苦了一番,牧安慰我说:不用怕,想想你当年第一次代表学校去演讲的时候,我坐在台下,听到观众席上有人说,他们学校怎么派一个这么文文弱弱的女孩子?但当你一开口一讲话,气势就上来了,他们最后也说,表面斯文实质小宇宙呀,教授还是慧眼识珠的。

当时我们俩私底下做了多少功课,翻阅了多少材料呀。

所以尘儿,你要做足功夫,发挥你演讲的魄力,找到他的死穴。

    第二天,我翻出了所有学生的档案,很详细的去了解他们,哪里人,父母是做什么的,他们的求学过程。

包括我教学的所有班级学生的名字。

关于翔的情况,我还刻意的去他们宿舍了解了较为详实的信息。

原来翔家庭条件是比较富足的,很小他父母就离异,父亲忙于工作,没时间管他,还有个后母,生了个弟弟。

我能想象翔心里的孤独,他这些刻意的对着干,在一定程度上是他需要被关注的信号。

    去上他们班下一次课时,我很自如的叫同学们的名字,聊他们的家乡,课堂气氛明显好很多。

翔明显不是很买帐,手不停在玩转笔,冷冷的说:骆老师,我是来听课的,不是来聊家常,说废话的。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