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那个人来的几天里 一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行了,不要说了,看那个胖子来了!说着爷爷掐灭手里的旱烟,就很矫健地站了起来。

    大伙不要紧张,孙老爷是来看看大家忙不忙,今年的粮食咋样,大家继续干活,继续干活啊!我们就是看看,就是看看啊!白俊一边说着一边点头哈腰地给大家解释道。

    可是大多数的年轻人是不买他的账,就拿前些日子田家兄弟来说,气还没有消就又来这么一出,所以白俊就远远地多着田家两兄弟。

    真是一条好狗!父亲白了一眼,但是没有说出口来。

    这个老东西家里养了那么多的猪,猪都没有肥成这样,把这个老东西肥成了这样,真是的,再看看咱们这些人,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斤肉,还要给人家做工,哎!老天爷,这种日子能过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坐在田埂上的爷爷说着,看着眼前来的这个男人,感觉浑身都不对了。

    瞧他那个变态样,哪里都有他,咋不上天去,咋不死去,像个狗一样,整天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像个什么?父亲和爷爷并排坐在一起,嘴里叼着一个麦穗子,一边咀嚼着,一边给爷爷说着。

    估计人家见过世面的人都是这样的吧!咱们也不好说人家的不是啊!他呢可是咱们村里未来的希望!爷爷一边用手掏出一个铁耙烟嘴,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布袋子,一边对父亲说着。

    未来的希望?我看是咱们村里的耻辱吧,像这样的人估计也是时间不长!父亲越说越是气愤。

    快别这么说,这样的话你以后还是少说,可别忘了,你现在也是有儿的人了,你就那么确定你的儿将来会是什么样子?爷爷用一根火柴轻轻地一划就把手里的旱烟给点着了,接着继续说道这些话咱们只能在家里说外面坚决不允许,知道不?    我儿子才不会像他那样呢!我要把他教育的好好的。

父亲带着傲慢的口气给爷爷讲着自己的黄粱美梦。

    爷爷这时候用手里的烟袋在父亲头上敲了一下我这个瓜儿,你知道啥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吗?连自己都还养活不活,还给我谈教育你的儿?我看你是还没有长大?    我,我怎么没有长大?父亲据理力争。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