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九)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我看了眼前却是惊呆了,这么远,怎么能去那挑找水呢?可接下来奶奶的话让我目瞪口呆。

    你可知道我们那时候咋用水吗?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奶奶说用的是扁担挑的。

我更是不敢相信,虽说是不太远,也就两三公里,但大山里的路是可想而知的,一山接着一山,正可谓一山放过一山拦,路不好走,也没有车走的路,人走的路也都是牛羊踏出来的,这都不算什么,更可怕的是四面有山沟。

随时都可能掉下去,轻者身体受伤,重者有可能丧命。

    这么陡峭的路,得有多大的胆子才能走啊!我皱着眉头问我奶奶,奶奶看看我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傻孩子,还不是因为生活需要啊!    生活当时对我来说是多么简单多么纯粹的一个话题啊!无非就是生下来好好活着吗,可现在看来真的是和当初的想法大相径庭。

    奶奶接着说,你爷爷那时候年轻,两大铁桶水气也不喘地从那河里挑来了,村里人习惯叫那个泉里流出来的水为河水,所以久而久之就把那条细流称为河。

当然说不喘气那是夸张了一些,可能就是在路上停的时间比较短而已。

可是现在不行了,再让你爷走那条河边去,都没那力气咯。

    那过去的人为啥那么大的力气,现在的人却不行了呢?再说现在人们生活水平那么好,而且得各种怪病,而那时候人肚子都吃不饱,一个个都健健康康的    一系列的问题瞬间涌上心头,奶奶对我突如其来的问题不知道该回答哪个。

    奶奶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那个时候之所以人很健康,很壮实,都是吃的五谷杂粮,现在人就不一样了,吃着机器磨的面粉,买来的水果啊,蔬菜啊都有农药,你看着外面新鲜,其实那是药物作用,就拿香蕉来说吧,你看着很鲜艳,但那多半是药物起的作用。

再说过去我们吃的面都是石磨磨的,全村那时候有个毛驴,它专门用来磨面的,给这驴子身上挂一些套件,把它固定住,一边人用鞭子抽打它,它就围着石磨团团转,人们把麦子放到上面,不一会就出现了面粉,那面颜色很深,但比起现在用机器磨的面来说健康的多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怪不得我爷爷没有什么大病,挑两桶水路上几乎不休息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恍然大悟,奶奶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接着奶奶又把话题转移到那条河上来。

奶奶说,那时候咱们村里是集体养羊,一般都有一百个羊左右,夏天热,羊容易生病。

大伙都把羊毛给剪了,但羊总是哪里有土哪里就去,身上也有很多脏东西,泥啊之类的,也也是羊为啥肥不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怎么办,村里人就想着能不能给羊洗个澡。

有的人说咱们人吃水都成了问题,哪还有羊洗澡的水呢?真是的。

    奶奶咳嗽了几下,继续说道。

你猜怎么着,这时把我可急坏了,奶奶你到是继续说啊!我奶奶故弄玄虚,半晌才开始说了。

    你爷爷这会提出来要把羊赶到河里去洗澡。

说着我奶奶为爷爷的作为骄傲地笑了笑。

    可哪有那么顺利通过啊,奶奶接着说,全村人那是有勤快的人,也有那懒散的人,两面人各有各的说法,当让勤快的人支持你爷爷的做法,有懒散一点的不支持,但毕竟占少数。

最后还是拗不过你爷爷,村里动员了几个小伙子拿着洗衣粉去了河里给羊洗澡去。

    奶奶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你爷爷的爸爸,也就是你太爷爷,那个时候咱们家比较穷,生的娃也比较多,当然吃饭就成了问题,当然衣服就更不用说了,娃长到十几岁了,好不容易有件新衣裳,一穿就是好几个月,这一点是真正的存在的。

    那为什么不洗啊!哦,我知道了,应该是缺水吧。

我看着奶奶小心翼翼地说。

    哎呀,你个小机灵鬼,这点你都知道了,真是我得乖孙子,说着奶奶用食指在我鼻梁上刮了一下。

我笑了,奶奶也笑了。

    那个时候,村里的人为了躲避饥荒,都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我们村里,村里一开始是荒郊野岭,有时候甚至有狼出没,即便是在那样一个食不饱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村子里,人们也都咬牙切齿挺了过来,就像是一股绳,随着时间的推移,力量渐渐地壮大起来。

也是村里的人越来越和睦,大家都互帮互助,久而久之也吸引了不少外乡人。

他们也决定在这里安家落户。

    自然什么野狗啊,狼啊,看见村里的人越来越多,逐渐地逃窜了,自此人们也就没有因为生命安慰而提心吊胆,而是把焦点转移到了解决温饱上。

    河水细细地流淌着,哦,不对应该是泉水,总之水流在大山之间穿梭着,水源不是河流的支流,而是在流水的上方有眼很小很小的泉。

    虽说比不上趵突泉的壮观,比不上黄河水的汹涌,即便是细细地一股,偶尔也会断流,这条细流离我们村子很远,可在我们村里子里的眼里,距离不再是距离,只要有水喝那便是万事大吉,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天下没有可匹敌的泉水。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