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 八十五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大伯!你是哪里不舒服?我来给你看看!    没有不舒服,我听大货说这里开了一个小诊所,顺道儿,过来看看,其实也就那样    直觉告诉艾堂,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是遇上了麻烦,他来这很长时间了,平时也会有人来,但是只在门外偷偷的瞧一眼就走掉了,今天这个男人如果没有大事情是不会进来的。

    来,大伯,你先坐下我给你倒杯茶喝,这时候这男娃他爹就转过身,之前的紧张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下,就坐在了那张桌子的一侧一张小板凳上    水端上来了,男人猛的站起来救救我儿子吧!说着就大哭起来。

我也不想到这里来啊!我们村里人都说药贵,我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买了药不一定治好啊!越说是越伤心,越是哭的厉害。

    艾堂就跟着男人去了男人的家里,经过简单的询问和检查,原来是一般的感冒引起的,只不过时间长了发烧比较严重,回头艾堂开了一点药,总共也就几毛钱,拿回来后男娃吃了就好起来了,这男娃不是别人,就是后来我的大姑父韩越明。

自打那以后这艾堂的名气渐渐在村子里传开了,村里的人都认为其实药也不贵,而且很能治病,以后村里有个大小病的都去找艾堂,这样一来,从最初的意见小小的破房子里没有人问,逐渐变的人来人往,后面干脆是排着队去看病,后来人越来越多,艾堂干脆把那间破屋给退掉了,在离市场不远处有个买棺材的铺子,那里很久都没有人住了,别人都说那里晦气,但艾堂不这样想,纵观古今,很多高大的建筑有很多都是把别人家祖坟给挖了,然后在上面种地或者盖点盖房子之类的,这最起码不在坟头上,再说这个屋子也比之前那个大了一点,就这样慢慢的在大伙的见证下一天天的过去了。

    那年夏天闹看饥荒,所幸的是我大姑嫁过去了,不然也活不了多久,村里的大人都把自己的口粮留给了下一代,有小孩子,也有孕妇还有刚脱离娘胎的银行婴儿,最后是死的死,活下来的几乎都是命比较大的人,是没有得过生命病的,我爷爷和我奶奶商量了一下,孙子也没有了,两个年轻人住在家里不出门不等于是等死吗?这可不行,于是就打发我父亲和我母亲去了北方。

临走的时候我奶奶把家里的一点存粮做了几个馒头,说是带在路上吃。

    就这样我父亲带着我母亲,背着一个破袋子走上了去北方的路,具体要到哪里,后来听父亲说那个地方叫胡燕,现在看来就是北方人放牧的地方,但这并不是草原上的一个地方,而是那里的人养羊比较多老父亲之所以去那么远的地方就是给人家去放羊,挣钱倒是一回事,其实填饱肚子才是最主要的。

    五    时隔不久四爷就上演了这么一出,要不是艾唐的小有名气,真不知道把我母亲送到哪里去,多少年来村里都这样过来的,之前人有了病都想不到去看医生,这下好了,艾唐的来临给多少个村里增添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滋味。

    但是还有一点就是村里的人普遍不认可男人给女人接生这件事情,我父亲也是上了几年些的人,毕竟和其他的人事有区别的,没有管那么多,只要是人平安就好,才不管那所谓的要不得和行不通。

    那个夏天粮食似乎不是那么尽人意,放眼望去一片死寂,人们都在村子里忙活着,但是无论怎样老天爷似乎不可怜这被凉村的每一个人,大到几十岁的老太太,小到港出生的孩子没有几个能够幸免,天气炎热,加上干旱不下雨,到处都是各种疾病,连村上集体的那些羊也都杀的杀埋的埋了。

    牛他爸,我怕是不行了,这往后你可要一个人担待着点家里,你看看家里这个光景,把剩下的那些米啊面的不要再给我吃了,放着留给娃娃们吃去。

我奶奶奄奄一息的咳嗽了几声说道。

    由于饥荒,我父亲带着我母亲去了外地去打工,打工哪有那么好打的,没有在工地上,更没有去餐厅,而是去了北方给人家放羊,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话,通讯只能依靠书信来解决,而且时间很长,我父亲一个月给人放羊也就几十块钱,除去吃的也就基本上没有了。

前一些日子寄信还有信,最近寄的信都好几个月了没有回信,我父亲隐约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就安顿好我母亲只身前往被凉。

    我奶奶是个苦命的女人,但是运气不差,在快断气的时候儿子突然出现在眼前,这让原本让失去生活信心的奶奶又一次见到了光明,儿子回来后,她不再轻视自己的生命,而是害怕自己死去。

    我父亲就站在离炕沿不远处抹着眼泪。

    我娘都成这个样子了,你咋不背到乡那家诊所去看啊!我父亲是用气愤的哭腔声说的这句话。

    我也想去啊!可你娘他不让啊!就连那点米面她都拒绝不吃,说是要留给你们,怕是你们没的吃我爷爷难为地说着。

    娘啊!你说你这是何苦啊!走!娘,咱们去乡上,走!来,娘!我背你。

说着我父亲用袖子擦了擦眼泪,临了留下一句话爹,你不要再省着了,把那些米面该做的就做了,赶紧吃点    老子听到儿子的这句话,觉得整个人都不是自己了,但是眼泪打转转,就是没有哭出来。

    苍天啊!儿子回来了,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我爷爷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尖叫了起来。

    父亲背着奶奶可谓是一路狂奔,走走停停,一路上停歇的时间很少,父亲想的是怎样尽快把奶奶送到那个小诊所去,奶奶想的是自己的儿子刚回来就背着自己,就这样一路两个人的思想不在一起,所以就没有说话,再说了父亲根本不让奶奶说话。

    大概在太阳下山的时候,父亲背着奶奶就来到了诊所,这时候诊所还是往常一样,这个点就没有几个人来,就剩艾堂一个人在一张桌子上写写画画。

    艾医生!艾。

    一推开门,一间不大的屋子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墙上挂着一张人体模型图,男娃的父亲心想这也太开放了,要是村里哪个女人进来看见这墙上的图可咋办?这时候艾堂就坐在桌子的中间,用一个三分之二的铅笔在不停地写着东西。

    来了啊!    我父亲嗯了一声,继续看看屋子的周围,发现还有很多纸质的盒子,不用说里面肯定装的是药,男娃父亲想,光看这包装就得好多钱,还是算了吧!转身就要走,这时候艾堂就站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