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六十六)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由于窑洞里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所以我爷爷就自己吓自己地呓语了一会儿就躺下了,我奶奶也跟着睡着了,这总算给消停了一会。

    看着那窑洞那上面渐渐消失的亮光,我大姑的心里又一次焦虑了起来。

总觉得哪里不爽,就又一次起身了,这次给那个猫打了声招呼,可谓走的是如轻云漫步,没有丝毫的响声。

    院子里的那条狗似乎也睡了去,看见是熟人出来,那条狗只是把藏在肚子里的嘴拿出来看了看我大姑就继续躺觉去了。

    可怜了我大姑,自己的人生大事自己没办法做主,就连要嫁的人要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内心的恐惧像是波浪一样,一波接一波:万一是个不顾家的,整天在外头干这个干那个要是身体上某处残缺了怎么办?会被人笑话嫁给一个残疾人,咋办?咋办?谁能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大姑说着就哭起来了,声音很微弱,还好夜幕降临,人们都已经睡的差不多了,也就在这个当儿上,我大姑才会把一天的委屈倾泻掉。

可想对于一个女娃来说是多么地不容易。

    夜渐渐沉了下来,我父亲像是喝醉酒,踉踉跄跄地顺着卯丹山的羊肠小道回到了家里,推开门,窑洞里黑乎乎的,看不见东西,唯一能听到的是我母亲微弱的呼吸声,我父亲掀开被子,被窝里还是暖暖的,我母亲翻过身来看了看是我父亲。

    咋还不睡啊?这都啥时候了。

    睡吧!刚出去撒了泡尿,睡吧!    说着我母亲也就搂着我母亲进入了梦乡。

    这边窑洞里还是只增不减的打呼噜声和我奶奶不定时的梦话声,这要是家里来个亲戚根本无法忍受,好在这么多年来我大姑已经习惯了。

    但放在平时肯定是不管的,怪就怪今天我大姑的心情不好,人的情绪不好容易产生波动,无论如何乖巧的孩子,也有给自己声张权利的选择,不然怎么能行呢?    我大姑包住了头即便是想自己的事,这呼噜声和梦话声也分散不了我大姑的注意力。

一气之下我大姑用脚把我爷爷使劲踹了一下,这吵闹声就这样在瞬间被打破了。

    咋了咋我爷爷大叫起来,一下子掀开被子,我奶奶也从睡梦中惊醒。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