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五十七)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家里要想过的稍微好一点,就得苦苦自己一点。

在同村里的人都还酣睡的时候,东民外公早早地起来了,背着那个破了洞的背篓去后山上叫个疙瘩山上去拾狗粪,那玩意有育苗助长的功效,外公把拾回来的狗粪堆放在大门口,再用铁锹轻轻地拍开,加上点黄土,就这样的活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做着,等到种庄稼的时候再把这些狗粪用背篓给背到田地里去,洒到地里,东一下西一下扬开,这就是最好的肥料了。

    村里人很是羡慕外公能有这样的毅力,其实呢,这根本是一种无奈,你干着是一天,不干是一天,你不劳作连吃的都成了问题,这么大的一家子人,不劳作不跑在人前面怎么行呢?所以每年秋收的季节都属外公家的粮食最多,吃的那种胡麻油也是全村为数不多的一家,曾有人讨教外公这致富的法宝,外公总是笑而不谈。

    那时候的女娃是要裹足的,包括我我奶奶外婆在内无一幸免,还好到了我母亲这一代稍有松动,只是嫁娶的年龄小的让人瞠目结舌,当时有种说法是脚大了嫁不出去,年龄大了更是问题,别人会怀疑是不是身体上某处不健全,或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一般有人来问,就赶忙答应便是,如果挑三拣四这家家庭条件不好,那家人的作风有问题,这样一来,女子的名声会传出去,最后落得个无人问津,娃娃急,大人更急,尤其是像我爷爷这样寒酸的家庭,可不敢给耽误了。

我母亲之所以能够十六岁结婚,我想原因就在于我东民外公家里有点存粮,我母亲长的很是漂亮,追求的人自然不少,可我东民外公是个开明的人,来一家就拒绝一家,直到我奶奶主动去替我父亲提亲,这算是了了我外公的一庄子心愿,虽说我爷爷家里情况紧些,但不至于让我母亲他的宝贝女儿饿着肚子,这回可不好拒绝,于是就成全了这门婚事。

    都说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几乎是一个约定俗成没法改变的事实,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得娶妻生子,就得为人妇为人母,就得挑起家里的重担来,我父亲那年二十,我母亲那年18,我大姑十五岁,按道理来说还很小,可我母亲就是十六岁结的婚,到我大姑上咋就十五岁了呢?是不是社会不一样了呢?    这得要说说家里的情况了。

    我爷爷和我外婆是亲姊妹关系,我外婆嫁给我外公可谓是跌在了福中,我外公姓南,叫南东民,当地人都叫东民,当然我是不能直呼其名的,否则这可是大不敬。

    东民外公很勤奋,家里里里外外有十个娃,我妈是家里的老二,上面有个哥哥,下面还有四个舅舅,四个阿姨,外婆生下三舅舅的那年,这老汉一直一个人进进出出,忙里忙外,田里种地当爸爸,家里回来灶房当妈妈,外婆生完大舅得了一场大病,从此烙下了病根,这不苦一点累一点的活全让东民外公一个人揽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