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五十六)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我爷爷家两口窑洞,以前是我父亲和我大姑一个窑洞,兄妹两一直住着,关系也很和睦,自打娶了我母亲以来我大姑就搬过来了,跟我爷爷奶奶住一窑洞,窑洞里面只有一个土炕,是早年修筑的,快不行了,这土炕它也有承载的限度不是,我大姑虽说是轻,但时间一长肯定不是炕塌就是这样那样的小毛病容易出现,这挤在一起也怪热的,怎么办?于是我爷爷和我奶奶商量一下决定给炕的另一头搬一个木板过来,让我大姑睡在木板上,简单的铺些垫子再加上床单就能住了,要知道这木板现在可叫的是床,农家的娃哪里见过这玩意,干脆和我爷爷奶奶又挤到了一块,后来还是不行,就只能逼自己去睡那张木板,也是这样一个原因,我大姑身板很直,没有驼背的迹象,这睡了一段时间,我大姑发现这木板上睡着比那土炕舒服多了,后来就再也没有提起换着睡之类的话,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热量的聚集,我大姑这娃一天天地长大了,咋能一直依赖在父母身边,于是我爷爷奶奶又一次商量有关我大姑出嫁的问题。

    那天天正下着雨,人们都没有出家门,院子里的水被这土壤弄的是浑浊不堪,前面的一大股流走紧接着后面又是一股,没有雨衣,也没有啥外面出去可穿的衣物,老两口坐在窗口前,看着这大雨的天,就进入了讨论我大姑出嫁这件事上来。

    夏天的太阳就像是一个无情的火球,它会加热不会减热,动物们都热的四出乱跑,那牛光是甩尾巴,绵羊只把头低下,不时还发出抽搐的声音,小狗更不用说,把舌头伸到老长,全身抖动着,这样或许能够减少一点热量吧。

    村里的人们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还好家家有口窑洞,只是这窑洞是有限的,家里人一多起来,那一口窑洞根本就不起作用。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