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四十五)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我爷爷似乎对野鸡有了敌意,当然这不怪。

    麦子就像我爷爷说的那样,就像是河里流淌的水流,一波走了又来了一波,看上去真的很美丽,我爷爷比我父亲高一个头,我父亲和我爷爷站在同样的高度,我爷爷一个手搭在我父亲的肩膀上,另一个手自然下垂,轻轻地拍着我父亲的肩膀说:儿子啊!这以后得光阴可要靠你了你妹妹还小,你是咱们家的老大,这往后的日子难着呢!咱爷俩儿可要拧成一股绳,这样就好办事,最起码让你妹你妈不能饿着肚子了吧!我父亲像是教书的先生一样严肃而又认真地给我父亲说着。

    接着父子俩人就顺着田边的羊肠小道继续往前走,身后便是退去的草啊麦穗啊!    你看那边上有老鼠打的洞,再看那边有野鸡爪子走过的痕迹说着我爷爷指着前面的两个地方。

    这的确有老鼠打洞的痕迹,可这野鸡爪子我咋就看不来呢?我父亲疑惑地问道。

    这老鼠打洞那是一堆土,不管在哪里那都看得清楚的很,你一看见土堆那保准是老鼠干的好事,可那野鸡滑头滑着哩,它走到庄稼地里很小心的,你稍不留神就察觉不到,你看看那爪子不是说痕迹有多么明显,而是在这周围的粮食乱糟糟的,而且有少量的鸡毛,所以这样看来保准是野鸡没错。

我爷爷越说越起劲儿。

    我父亲瞬间变得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之前我以为是被风吹的也鸡毛,就没当回事,有好几次粮食的谷穗不见了,我以为是老鼠给吃的,可这老鼠咋能怕这么细软的粮食干呢?我就纳闷了,可看看又没有野鸡,这家伙够滑头的我父亲一边在小麦地里一点一点地往出抽那挂在麦穗上的野鸡毛,一边回应着我爷爷说的话。

    是啊,你不细细地看,当然看不了这其中野鸡耍的滑,要是看看周围,再看看这粮食就很快地锁定这个毁坏庄稼的就是野鸡这可恨的家伙。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