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四十四)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田埂上有一块背篓大小的空地,我爷爷双脚跺了跺脚上的土就坐在这块空地上,给我父亲讲道:看到了吗?这粮食光种在地里还不行,地里有草了还得锄草,这样粮食长的快些,即便是没有下雨,那粮食也能挺过一段时间,如果懒着不锄草,就等着饿死吧!我父亲看看我爷爷有点疑惑地问道是不是咱们村里的那个姓杨德那家人    嗯,我就要给你说这家人呢!我爷爷爷用手捋了捋并没有长胡子的下巴给我父亲说道。

    这杨家人以前是很风光的,那杨二他大杨百江是农业生产队的地主,后来因为这个土地革命到来之后,把原来的这些地主给通通地废掉了,当然地主原来的家产也都渐渐地少去,直到最后没有了,这个杨二仗着自己父亲杨百江有那么点钱财,于是就不务正业成天赌博,结果就把所有的仅仅那么一点家产给输了个精光,他父亲一辈子没有吃过亏,也是个要面子的人,咽不下这口恶气就含恨死了,留下他和他妈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这不又没有个啥具体的活干,更没有个啥大本事,只能靠着他母亲给人家洗个衣物挣点钱勉强维持生计,至于这田吗?这辈子他母亲怕是指望不上了说着我爷爷看看我父亲,我父亲似乎听懂了我爷爷在说什么,就随口答应: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这个种庄稼的技术活,可不能让你这样常年累月的操心了。

当听到这话时我爷爷露出了满意单位笑容,心想这小子长大了,出息了。

    六月的天还是和往年一样,太阳着大地,整个村子显得很沉闷,即便是这么严肃的氛围,却依然少不了人们欢快的笑声。

    今年的粮食收成不错,你看那山上的麦子像水浪一样摇摆着,麦穗也很大啊!我爷爷指着远处单位一块空地对我父亲说道。

    在这次大病初愈之后,我爷爷更加的珍惜活着的这些时日,以前是担心把生活的胆子交到我父亲身上为时过早,毕竟还年轻嘛,多奋斗几年再把这生活上的一点一滴教给我父亲,可这次的突然离去,又奇迹般地醒来,让我爷爷懂得了时间的宝贵,懂得了人有旦夕祸福的真理,这该教的东西不能留余地的要教完,省的哪天自己悄无声息地又走了,留下一些没有干完的事,就像是上次一样又让打发回来,那就不好了。

    凤吹着路边的小草不情愿地摇摆着,正是下午太阳偏西的时候,我爷爷领着我父亲来到了我们的小麦地里,小麦不是很多,也就七八亩左右的旱地,零零散散参差不齐,再加上没有施肥和接连的太阳暴晒,原本就长的不好的麦穗像是个病号懒懒散散地在地里长着,这一切正是印证了靠天吃饭的艰苦这一实实在在的真理。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