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三)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那么为啥奶奶不怕呢,其实大奶奶最怕了,只是硬着头皮,为了养活一家人找点事做罢了,闲着也是闲着,所以也就顾不上爷爷的反对,自顾自地干起了接生这一行,一干就是几十年。

    看着老头子的一脸的不乐意,奶奶并没有骂爷爷对自己不支持,或者说一些关于整个家的开支由我一个人来承担着,什么活都是我分担了多半等等这一类的话,而是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有些日子没有接生了,自从你去了医院看咱爹时,慕老汉的爹我的太爷爷因为犯了点事,被关进了局子里,由于条件不好,阴暗潮湿,所以我的太爷生病,只好被放出来看病,也就是法律上规定的保外就医情形,这一看就是几个月。

    我爷爷弟兄六个,他们各自的家庭也都挺紧张,毕竟我爷爷是老大,所以照顾太爷爷的责任就落到了我爷爷一个人的身上,这不几个月的时间满了,又该换其他兄弟去照顾了,这才脱身回了家。

    说起儿子,二叔慕文武的脾气温顺一些,大儿子就是我爹,他刀子嘴豆腐心,三叔慕元武也不是个饶爷爷的孙子。

    这时候奶奶也不知何故乐呵呵的,嘴里哼着小曲,一边烧火一边做饭,但她还是忘了告诉老汉,关于儿媳妇也就是关于我妈怀我这件事    吃过晚饭后,奶奶草草地收拾了桌子,用铁锹头将灶火中还没有熄灭的木材棒铲了一下,随即端到了炕沿下,用手轻轻地将堵在炕眼门上的砖块取下,将还未熄灭的木棒塞了进去,奶奶没有直接选择用火柴点燃,因为那样觉得浪费,之后迅速堵住了那个被火熏的黑黑的炕门眼,本以为就这样完了,只见奶奶又给水壶灌满了水,拿着铁锹出了窑洞,她东张西望,选好了一块松弛的土,大奶奶没有直接就地采土,因为村里人说晚上的土熟睡了,动不得,动了会有怪的事情发生,年过五旬的奶奶当然对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奶奶一边用手轻轻地抛土,一边用水壶浇水,瞬间又觉得哪里不对,大奶奶在院子里环视了一周,终于将目标锁定在一堆被铡刀切成的干草,奶奶随手抓了一把,连同泥水和到了一起,这样做有利于泥土的粘合度,更容易粘。

做好了这些,奶奶就把和好的泥土装在了铁锹中,端进了窑洞,只见爷爷还没有睡,似乎等着一项什么没有完成的任务,殊不知,爷爷是家中的大儿子,年轻时因为家境贫寒,村里有句老话养这么多娃,光图了数,这也是当时大家都容易接受的一句话,家里人很疼爱比较小的儿子,也就是老大最不招家人心疼,再加上家里的孩子多,大人们自然无暇顾及他了,日积月累就落下了一身病,在几年前查出来换了肺结核,这不又咳嗽的不行了,得了肺结核是不能被烟之类的东西刺激的,所以奶奶刚才做的工作全是为了减少爷爷咳嗽的次数,即便是这样,爷爷并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平日里对奶奶照打不误,发起脾气来,那是一个绝。

    奶奶不情愿地往炕上抛和好的泥土,一边偷偷地瞪了爷爷一眼,心想,这老不死的,啥时候才是个头啊!苦命的我啊!一边抱怨,一边安慰自己,幸好还有儿媳妇怀孕这件事作为奶奶最后心理安慰,不然常人哪受得了这份罪,人的心毕竟是肉长的,谁不会有个牢骚,有个抱怨呢!    生活虽是如此,但人得要往高处走不是,就这样在爷爷的一声声不规则的打鼾声中结束了奶奶忙碌的一天。

    我奶奶放下了手中的活,长叹了一口气,好像所有的一切只能在此刻得到放松,而明天的明天又是和往日一样的节奏,这样的生活能维持多久,我想连奶奶自己也不大清楚吧。

    回到窑洞里,天色已经晚了下来,奶奶的丈夫也就是我的爷爷慕学医老人回来了,光听这个名字就会让人联想和医生有关,怪不得我奶奶有那么好的接生技术,这一切恐怕多半是受爷爷的影响,但不巧的是和医生八竿子打不着,不但不懂医术,还对奶奶唯一的接生绝活不是很支持,经常抱怨这抱怨那的,但奶奶是个有个性的人,只要自己认定了事,非得做出个名堂不可,所谓有个性,其实都是为了生活,迫不得已才去从事接生这个行业,毕竟家里很穷,而且不是一般的穷,村里人主要以庄稼为主,空闲时间养个牛羊啊之类的,但连年的干旱和洪水让村里的人入不敷出,奶奶只好找个活干,替别人家接生还能给点东西,贴补家用,说是奶奶认定一件事要干到底,前面我说过。

爷爷对接生这件事很不赞成,并不是说奶奶不害怕爷爷,在过去老婆最怕自己的丈夫,如果不听话,丈夫会暴打,而且还会提出离婚。

    离婚在现在人眼里是再平常不过的了,可是在过去离婚是件耻辱的事情,尤其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名声从此就扫地了。

基于这样的原因,家里总是男人说了算,像奶奶这样顶风作案的少之又少,不是奶奶背影挨过打,而是挨打后根本不向人透露,可想能有这股毅力的能有多少。

奶奶这样做不仅是为大人着想,更多的是为了孩子,为了整个家,所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操持着旧业。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