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十八)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当然我姐这一天没有来,女孩子嘛脸皮薄,这次要是在给羞辱一番,估计二姐就不是哭那么简单了,所以在来的路上我也做了许多思想工作,最终二姐没有来。

    10块、12、19之间巫马志一边搓着手指,一边数钱,一旁的云容在笑嘻嘻的沉浸在喜悦当中,着**不离十,着巫二货八成是发财了,看那嬉皮笑脸的样子,估计进天又得羞辱我一番,可后来的试试证明,这次的预感是错误的。

    似乎他们高兴起来,身边的所有显得不那么重要,就连我啥时候到的几乎没有一点察觉。

我忙着看他们,一不小心把脚下的水壶踹了一脚,哐当的一声。

那边才传来的巫马志两个人的目光。

不在是以往的那样盛气凌人,而是换了一个样。

    那天我们忙活着没有照顾好你们姐弟两,也不知道那天你们找我们啥事,所以就早早的打发你们走了云容带着一脸的委屈解释道。

我心里暗暗想,上次就算是忙,那上上次呢,还不是给字记找理由,尽说些好听的。

    我也听说了,你们家里没有米,而且用你们的苜蓿作为交换那是再好不过了说着巫马志示意云荣到一个仓库里给我称米,我记得清楚极了,是二十斤米,二十斤米啊就换了我们铮铮两亩苜蓿地啊。

那时候不知道一亩地的概念究竟有多大,但是后来又人说吃亏吃大了。

    就这样我人生中第一次吃大米,是那样的充满了喜剧感,就好像演了一场戏,后来我爸妈从城里也回来了,我们是吃到了大米,但吃的是那样的艰难,那样的曲折,也是那以后我仿佛又长大了一岁,隐隐约约地读懂了关于现实这本难以研究的书籍。

    夕阳下是刮着大风,四处摇曳的树枝,地面上的黄土好像要埋葬这一个可怜的村庄,但随着夜幕的降临,渐渐地有像睡意即将来临的狮子,说倒下便又倒了下来。

    第二天,早晨的太阳渐渐离开了地平线,一律阳光照进我们的窑洞里,还在睡梦中的我被二姐叫醒,该到山上去割草了,我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扭过头去继续睡懒觉去了,我等着二姐来叫我,可是一觉醒来就到了中午十二点,这时二姐有气无力地被着一捆草,在我的视野里逐渐清晰起来,我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等着二姐数落我吧。

来不及洗漱就直接跳下了炕,等着二姐放下那捆草,等着来数落我。

    还站在那干嘛?二姐的声音很干脆,但不同于寻常的是语气大不如从前,这样我心里就舒坦多了,在确定二姐没有数落我的意思之后,就跟个小狗一样跑到二姐跟前问这问那的。

    我可不吃你那一套,二姐一边将草丛自己的背上放下,一边对我说:太阳真是打西边给出来了    那可不,我姐是谁啊,我带有点讨好的语气对二姐说道。

    少拍马屁,赶紧把这草给收拾了,那两头牛还等着吃呢!    就这样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我试探着问起了大米的事,二姐就像是小偷一样,用食指搭在嘴上来了一个嘘字的口型,接着二姐继续说道:以后这是可不许再提了,更不要在咱爸妈跟前提起,省的跟巫马志家里闹不和    可是,为啥啊?    哪有那么多的的可是,哪有那么多的的为啥啊说着二姐便发起火来了。

    我一看情况不对,就赶忙转移话题,赶紧的,牛还等着吃草呢说着我又陪了一个笑脸。

    其实在这之前,二姐那天和我一起回到家,也是做了思想斗争,只不过当时各自都很伤心,没有顾忌罢了。

二姐那天回来把自己一个人关进窑洞里,可窑洞毕竟能呼吸,毕竟是不隔音的,她害怕我听到会伤心难过,不想以一个姐姐的身份来给弟弟做一个坏的榜样,但二姐的哭声我是听在耳朵里痛在心里,为什么穷人家的孩子就该得到如此的待遇呢,二姐是在窑洞里面哭,我是在要洞外面哭,想起巫马志两口子对我们姐弟两个的羞辱,越想就越发的难受,那天我便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一定要真去吃到大米,当然不是从他巫马志的家里换亦或是买。

    奶奶你咋来了,今天这是什么风爸爸你给吹来了二姐笑盈盈地看着我奶奶,我似乎有种预感,那就是我爸妈又打电话来了。

    不错就是你爸妈打来电话了奶奶眯缝着双眼慈祥地笑着说道。

不过不让你们去接电话,直接让我搞苏你们,他们在那边一直都很好,也希望你们能照顾好自己,还有就是蓝云的学习一定不能放松,要是这次能考个第一名就给买个铅笔盒    奶奶说了一大堆,最重要的还是爸爸答应给我买铅笔盒这件事,要知道在我们的那个年代别说铅笔盒,就是一直铅笔那也是种奢侈品。

我搞高兴地跳起来了,当然没有是说到二姐,我想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伤感吧。

总之二姐就是二姐,即便是不舒服也要在我面前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想着就是作为一个合格的姐姐的秘诀吧。

    当然这次又提到了米,不是黄米,对就是大米,我爸还问用苜蓿换了没,我们就给奶奶说谎,米饭已经快吃完了,奶奶这才放心地走了。

    可是思来想去,这样做早晚会被发现的,我爸妈从城里回来,这件事是分分钟钟的事。

于是我就欺骗了自己一回,还是去再求求人家吧。

说不定上次是个误会呢?我在走巫马志家的路上这样安慰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