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十七)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喜从天降,我连忙收住了哭泣的声音,可是城里里我们家很远,爸妈不是说想回来就能回来的,而且一来回的路费也是很高的,怎么办呢?那没办法,等着呗,爸妈啥时候回了来了再说呗。

    这时候我二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说是咱们村里的巫马志家里贩大米,这倒是提醒了我妈爸。

    要知道我和二姐即便是在家里,那地里的苜蓿也由不得问我们姐弟去处置,电话那头的我爸妈互相商量着,要不如把咱家的那积木苜蓿换一下,给咱娃换点米吃,我妈似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对我爸说着,在我们家我爸是老大,凡事我们都得听我爸的,当然我妈也不例外。

    行呢,那就这样,爸咱们家的那块苜蓿和巫马志家里的米换了,给你姐弟两换点米,我和你妈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等挂完电话,你就去他们家爸着事个说了,就说是我和你妈的主意。

我爸在那头如释重负般地说了这句话。

    之后我妈又对我和二姐寒暄了几句,由于电话费也挺贵的,说着我妈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的这头我是开心极了,没想到的是我姐比我还开心。

说完我们姐弟两就走出了我奶奶家门。

这次去他们家里没有做白米饭,当然我也不奢望,因为很快我就能吃上大米饭了。

    这时恰巧巫马志要出去买米,和老婆一前一后地抬着大米袋子,我和二姐赶紧上前搭了把手,说也奇怪,这次两口子都很高兴,我们一块搬完大米,巫马志的老婆云容还留我们吃饭,这一举动对于我姐来说倒是没有什么,但对于我来首意义就不一样了。

着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我完全懵了,但不管怎样也是人家的一点心意,我们表示家里还有事,就给推辞掉了。

    二姐拿出一万个勇气来,硬着头皮对巫马志说,叔叔,我爸前几天打来电话,问我家是否都好,我会了句都好,就是我小弟弟,说着二姐指了指我说,他想吃。

    哦,我知道了,是大米吧!云容抢过话,一语中的,直接和二姐说起来,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我们家有的是大米,吃吧,赶紧吃完你巫叔还要去买米呢!云容一副不屑的样子,我听出了这话的意思,就草草地吃完和二姐狼狈地离开了,这次是算是生意谈崩了,回家后的我越想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肚子的委屈,突然我就情不自禁地哭了,哭的是那样伤心。

    我爸妈出去城里打工了,我哥去了城里的一家饭店当服务生,我大姐也去了我外婆家帮着摘枸杞,家里就剩下我和二姐两个照看家里的一切,二姐那时候已经辍学在家,除了忙活田地里的农活外,还要为我们姐弟两个烧火做饭,当然家里还养着两头牛。

    夏天家家户户的粮食都长了起来,所以几乎没有放牛的去处,因此要从离家很远的地方到处割草喂牛,当然不只是我们一家人养牛,村里人很多,足足有三几十户人家,养牛的也不在少数,当然也就争先恐后地到各个山头去给牛割草,那时候幸亏家家户户都中有苜蓿,不然那就是有多少个山头,那草也是不够割的,苜蓿虽然不多,但没有草的时候也能凑合几天。

    我们村里的一户人家男人叫巫马志,和我们家的关系也算不错,再我爸妈去城里打工的那年,巫马志也做起了贩大米这一行,虽然生意不咋滴,一家人的生活,勉强能凑合,当然也不会呗送我们家大米,我们家里很穷,根本没钱去买什么大米,幸好我家的苜蓿长的也比较茂盛,我们家里也就两头牛,平时山里割来的草基本上都吃不完,苜蓿也就在地里一直长,等到别人家的苜蓿都割完了,我家的依然在地里,而巫马志家里的牛有四五头、他家的孩子也都很很小,没有劳动能力,这不刚好和我满家互补。

    可我是这样想,不代表别人就会有这个心。

    有一天周末,作业写完闲着没事干就去巫马志家里串门子,大老远的就闻见一股子白米饭的味道,我刚踏进他们家门,就看见巫马志的老婆云荣脸色很难看,在我前面跑着走进了她们的房屋,快快,家里来人了,赶紧把米饭收拾了,等走了之后我们再吃,云容急促地对自己的男人巫马志说道。

    我清楚的听着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对于我来说那都是一种心灵上的折磨,后来我在想,如果时去的不是我。

而是大人会不会也会是这样的结果,其实到后来我知道,即便是去大人也会将米饭给藏起来,虽说他们家是贩大米的,但谁家没有个难处啊,云荣之所以那样对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时候巫马志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只能是顺着老婆大人的意思行事罢了,那是后的我还小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心上,那天也就那样的过去了。

    说也怪了,那可能是我第一次闻见米饭的味道,但还没有吃,就被人给拒绝了。

想着一定要吃到米饭,不管是怎样的方式。

    手机还没有普及那会,我奶奶家就装了一个座机,是那种老式的,当然不是新的,也是从巫马氏志他一个哥哥巫马凡哪里买来的,说也奇怪人家巫马家的日子怎么就比我们家好过呢,我实在是想不通,知道后来我也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妈爸在城里的一个公用电话上给我们姐弟两打来了电话,问我们最近好不好,有没有生病啊之类的,当然我二姐都是只报喜,不报忧,即便是家里出现啥事了也不会给我爸妈说,这主要是怕他们二老担心。

    我二姐和我爸妈正说着,我心里的小算盘早就打了几十遍,电话的那头是我爸妈两个人换着给我们姐弟两说话,这头只有我姐应付着,而我就等一个机会,把我内心想吃大米的想法告诉我爸妈。

    于是我想也没想的抢过电话,对电话那头就说了句,爸我想吃白米饭,说着我就大哭了起来,电话那头我妈急了,赶紧安慰我,要好好学习,等我和你爸把钱挣到了会去给咱们家买一大袋白米好不好啊。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