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十五)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不远处看见赵家女子背坐在田埂上,不停地喘着粗气,这时何老汉是更加生气了。心想,你竟敢在这偷懒,看我不把你打死。

    说着就拿起笤帚,狠狠地像赵家女子的头上劈下去,辛亏笤帚很小,又没多大的力道,否则赵家女子就会当场毙命。

    你给我装,你给我装,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奇怪的是平时的吵架,大大小小赵家女子都会有点反应,即便是斗不过何老汉,最起码得说几句,可今天咋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时何老汉才反应过来,赶紧停了下来,将赵家女子身子翻了过来。

    眼前的一幕让平时无理取闹的何老汉吓了一跳,只见赵家女子嘴唇发紫,还带着血丝。

    这本来就胆子不大的何堂,这时候真是吓的魂飞魄散。

    快醒来,快些醒来啊!一个大男人这个时候哭了起来,不过也很正常,这毕竟是何尚梁的后代,村子里谁不知道何尚梁是怎么个人,生的娃也就那样,当然何尚梁死了好久了,这样的遗憾我们还是不说为好。

    还好有个大儿子何北,虽说人很正常,但日子也是过不到人前面去,也没有啥大的本事,就是一身的劲儿大,哪里有牛干的活,保证是有何北的出现。

    何堂扔掉手中的笤帚,赶紧把赵家女子背了起来,一路走走停停,说来也怪,这好好的一个人咋说倒就倒下了呢,何堂心里还盘算着赵家女子以后还要为自己效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那就太对不起自己的那一袋子马铃薯了。

    就算是铁打的汽车,没油了也照样像一堆废铁,你总不能推着走吧,同样赵家女子吃都没有吃上,一个劲儿地拼命干活,这不倒下才怪呢。

    可何堂毕竟是个特殊的人,清醒起来那是百依百顺,可糊涂起来那就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就拿赵家女子来说,看似背着赵家女子那是百般疼爱,但这之前就不是那么个样子了。别看何堂一脸的憨样,那发起飙来,是几辆车都拉不回来的。

    这还得从前几天说起,家里面本来就没啥吃的,勉强用去年剩下的一点存粮来维持生计,虽说人不多,就俩人儿,可都是大人,不同于孩子的是,大人们要吃的东西远远多了去,饭量更是缕增不减,这粮食呢就像是一块糖,即便是放那不吃,时间长了要么没味道,要么直接坏掉了,当然粮食也一样,你再怎么节省,那粮食到一定的时间也是坏掉了,与其这样,还不如顺其自然,吃多少就做多少吧。

    但这对于何堂来说只管自己吃饱喝足,至于赵家女子嘛,你只要负责把那几亩地照顾好,把我伺候稳当唠,我才不管你吃了没,当然只要活着就行。

    家里剩不多的面了,赵家女子将面做成了馒头,因为忙活,给灶火里加了几根木棒,就出去干别的了。当然何堂继续着自己甜蜜而又滋润的生活,一大早就出去了。

    锅里的水倒的也比较少,再加上木棒那家伙可不是闹着玩的,放几根煮熟一只鸡那是不在话下,更不要说是区区的几个馒头了。

    等到晌午回来吃饭时,赵家女子就匆匆回家了,赵家女子应该有这样的常识的,不能把馒头这样长时间在锅炉蒸。当然更不应该把木棒搁那一放就万事大吉了。

    放下锄头,来不及擦脸上的汗,就闻见一股烧焦的味道,不好,出大事儿了。

    一个鞭子,一壶热水,赶着一群羊,这便是何堂老汉的日常。

    说起何堂何老汉,可谓是孤家寡人一个,他一辈子没有儿女,只是在自己侄子家勉强度过一生。

    何老汉有个女人,姓赵,那是用一袋子马铃薯换来的,虽说这媳妇子便宜,但那对于何老汉毕竟是自己花了大价钱娶的,在过去那一袋子马铃薯对于贫困家庭而言也是一笔不少的开销。

    所以说,何老汉跟本不拿赵家女子当回事,只是让她不停地劳作,所有的苦活,累活和各种脏活,都由赵家女子来做,何老汉闲了就找几个狐朋狗友来唠唠嗑,吹吹牛,小酌几杯,这样的日子滋润是滋润,但时间一长那肯定是维持不住的。

    何堂的老子何尚梁死的早,由于何堂是小儿子,按规定所有的家产要归何堂所有,说是家产,可是无非就是屁大的一个院子,院子里有两间家徒四壁的烂房子,下雨时还会有成股的水流不停地从房子中间淌下来。即便是这样,何堂也给外人吹嘘,家里存了多少粮之类的。其实这点大伙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想说出来罢了。

    还有就是有几亩薄田,没有肥料,土地也很贫瘠,再加上没有牲畜劳作,所有地里的活就只能靠人工来完成,何堂懒的要死,根本不去地里看一眼,而这个担子就落在了赵家女子的身上

    当然何老汉是没有儿女的,这也因为家里穷,这不在他老子何尚梁死之前给他娶了个寡妇,就是这个赵家女子,赵家女子因为和前夫白家闹别扭,想不开,跑到了镇上的公路上自寻短见,正好被一辆破败的旧车给撞翻了,命是保住了,可就没有了生育功能,白家也就提出了离婚的决定。按道理说何堂他老子能给自己娶个正常的女人传宗接代,这香火也就延续下去了。

    可何尚梁毕竟还有一个大儿子,为了给大儿子娶媳妇,可谓是倾家荡产,家里的毛都没有放过,给对方陪了过去。

    这何堂是小儿子,小时候也因为一次意外,整个人也是有时糊涂,有时清醒的,所以何尚梁也对何堂没抱多大希望。

    何尚梁知道自己窝囊了一辈子,死的时候不想有啥遗憾,只是想找个女人能够照料儿子的生活起居就行了。可他这一做法完全害了自己的儿子。

    一天中午,太阳是已经倾斜了,按道理说这个时候赵家女子应该回来了,热腾腾的饭菜早就端了上来,可今天是咋了,这何老汉是越想越生气。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怎么还不回来,想要饿死我吗一边说着,一边就随手拿起来个笤帚气势汹汹地向田地里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