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十二)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你好,我是咱们县上派下来看看咱们村里有没有达到上学年龄的孩子,我叫方华,说着这个人对我爸微笑着。

    他很年轻,以至于在我爸面前说话显得羞涩,方华用右手弄了弄眼镜,接着说,以前咱们这个村里刚住进人家,道路不通畅,各种设施不是很齐全,如今通过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为你们村开通了道路,国家的各项政策也都落到了实处,这不最近催的紧,让符合上学的孩子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得送去上学,这时我爸插了一句,上学是好,男娃嘛就送去,女娃嘛,我看还是算了,说着我爸两手一摊,你看我们家这条件。也不像是供学生的富家子啊!说着我爸就一脸惆怅,幸好我大姐不在家,要是听到我爸不让她上学那该多伤心,可事实急是无论怎样伤心,上学都是男娃优先。

    大伯这个你不用担心,方华很有礼貌地对我爸说,孩子学是要上的,至于你所说的学费嘛,咱们上面有规定,是可以缓缓的,也就是说要孩子先上学,钱后面再补上。

    补上还不是一样要交,那只是时间的问题,况且我家现在有两个娃呢,怎么顾得过来呢!我爸严肃地说着。

    其实学费并不多,一学期也就三十几块钱,可对于没有固定收入的我们家来说,这无疑是个难题。

    好吧大伯,你的困难我会向上面反应,争取让孩子都能上学。方华看了我爸一眼说道。

    方什么来着,我爸没记住方华的名字,方华赶忙回答我爸,大伯我叫方华。

    哦,方华啊,你呢大老远的来趟我们村也不容易,这么,你先进屋吃点早饭再走,方华推辞道,不了大伯我还要去别的人家去登记呢,就不留了,以后要是有时间就来了。

    说着方华拿出来一个小本子,掏出一支钢笔问我爸,那大伯把你们家孩子的名字以及年龄告诉我,我来登记一下。

    大儿子叫慕俊亮,大女儿嘛,她今天不在家,就不登记了,其实我大姐和我哥都不在,我爸意在让我哥去上学,好让将来能有点出息照顾他和我妈。

    那行,大伯,如果你不方便登记你的闺女,那等她回来时你告诉她,后面登记的话到镇上来找我,记得我叫方华啊,说着方华收起了本子和笔,挥手向我爸道了别。

    我妈这时候刚好把饭做好了,出来到大门外再三地让方华进屋吃点饭,可方华就是不去。他说二位的心意我领了,等我这段时间忙完了我就会到你们家来,那时候吃也不迟啊!

    哦,既然这样那就忙吧,不强求了,我爸说着就又一次挥手告别了。

    回去吧,回去吧。一边走路的方华不时地回过头,给我爸妈说道。

    等方华走了之后,我爸妈便回到了家里。

    这时我哥也从外面回来了,我哥那时候总是和我爷爷奶奶在一块住,晚上到我奶奶家住,白天就回来了,我大姐当然还小,也没有啥做,早上只不过去了趟我二叔家,我妈嘱咐我大姐去借点盐来。

    随后我大姐也回来了。

    一家四口人坐在炕上,我爸的表情很不自然,心想着,这同样是儿女,我该让谁上学,让谁不上学啊,同样是我的宝贝啊!可想总是归想,但传统的思想上改变不了的。

    我爸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今天镇上来人了,说是让我们村里年龄符合上学要求的去报名上学。

    我大姐可乐坏了,第一次听见这么新鲜的字眼,在我姐之前,好多人家的女儿长大到二十几岁,甚至嫁人直到老去也没有上过一天的学,在我大姐看来自己这辈子恐怕和那些女孩一样都上不了学了,心想这回机会来了,终于可以上学去了。还想着怎么给自己买铅笔盒啊,买新书包啊之类的,可我大姐这一切美妙的想法可能只是这辈子单位一个梦,永远实现不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大姐是个女娃,而我哥个是个男娃。

    我爸为了安慰我大姐,就说兰兰啊,我大姐的乳名,你毕竟比俊亮大。

    其实说大,那只是安慰我大姐罢了,这跟大小没关系,更重要的是我哥是男娃,男娃就是宝,女娃是根草,这村里的人,甚至我爸妈那一代人最清楚不过了。

    咱们家这条件你是知道的,上学是好,但那得掏学费不是,再说一学期也是一笔不少的开支啊,说着我爸把目光投向了我妈,我妈这时也懂了。

    是啊,是啊,你看咱们家这个条件,你就把机会让给俊亮吧,我妈倒是很爽快地说了出来,我爸是长叹了一口气。

    我大姐笑着说,这是肯定啊,谁叫我是老大呢,你和我妈不说,我也会想到这儿的。

    其实我大姐何尝不想上学呢。

    说完我大姐端着一碗饭,去了另一个房间。走时时我大姐的脸色就不好。到了另一个房间,我们家总共有两个房间,四面都是用土墙,房顶也是那种老式的蓝瓦,一个房离一个房也就十来米远。

    我大姐把饭放在房子里靠墙一个柜子上,上炕去了。

    我的小学是在离家不远处,大约两公里的王树村,那时候我们属于宁县镇,镇下又分了好几个村,我们这个村叫被凉,被凉又被分成了十个组。我们便是第九个。

    刚开始是没有学校这个概念的,可能是因为年龄小的缘故吧,不知道啥叫个上学,亦或是在村子里的缘故吧。

    早晨的太阳升的老高了,像往常一样,我妈早早地起来给家里人做早饭,我爸也在炕上准备起来,外面的大黄狗汪汪地叫起来,不同以往的是大黄狗叫的比较异常,我爸知道家里来人了,果不其然大门外面站着一个人,瘦瘦的,个子不高,戴着一副眼镜,提着个皮包包,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我爸从炕上下来,顺手拿起来那个破的不成样子的大衣披在了身上走出了房门。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