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凉:我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一)

小说: 被凉   作者:慕容丘凌   回目录  举报
可能是经常接生的缘故吧,心理素质还是比较好的。

    拿盆热水,再准备几条毛巾来,奶奶一边看着薛敏,一边使唤着王家的人。

眼下啥也不能做的王奶奶,还有王爷爷以及王军也只有听命令行事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热水,一大塑料盆子沉甸甸地端在王军的手中。

    不幸的是,这次又是个女娃,这是王家的第四个女娃,瞬间整个一家人的脸都拉了下来,王奶奶和王爷爷几乎是用沙哑的嗓音对我奶奶道了别。

当然其他的女娃日子也并不好过,只是没有患重大疾病,才勉强活着。

    秋天的叶子被风吹的大片大片的落下,一片萧条,一片凄凉,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

    快来人啊!快啊!赶紧啊!村子里姓王的一户人家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可如何是好啊!在窑洞炕边上一边叫着,一边哭泣喊着的王小兰,看着挺着大肚子的妈妈薛敏,她不知道怎么办,只是一个劲儿地喊,女人家生孩子对于这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个谜。

可是怎么样呢,大人此时疼的几乎晕了过去,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哭天喊地,哪怕有任何一个人听到估计都会跑来,巧的是大夏天的,村里的人家都去了各自的田地里,忙活自己的庄稼去了,家里留下的也就是小孩子啊老的干不动农活的老人,他们懂什么啊!即便是听到又能做些什么呢。

    薛敏挺着肚子都好些天了,这也快到了临产的阶段了,按道理说时间差不多了,可前天刚从县上医院回来,医生告诉家人可能推迟了,这不家人才放下了悬着的心,安心地去忙活去了,跟大多数家庭一样留下了最小的一个女儿照顾妈妈,其他能干动活的都去了田地里,稍微大点的女娃都外出打工去了,薛敏的娘家母亲爱孙向英,也看女儿没什么大碍,再加上自己家里还一大堆事,于是提前回家了,这下可好了,家里没个人,这事说来就来,王小兰要跑到田里喊大人,被薛敏给拦住,薛敏想一来孩子去田里不安全,离家又远,二来怕自己有个什么闪失就真的就没人知道了,一把拉住小女儿的手,再加上那脸上严肃的表情,把女儿吓的直哭,薛敏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呆滞的目光看着女儿足足几个钟头。

    哐啷的一声,院子里的水桶掉在地上,紧接着是落地的扁担声,娃他妈这一声才把薛敏给叫醒,原来她抓着的是女儿的手啊!这么大的劲孩子哪能受得了啊!薛敏立刻放开了女儿的手,就在此刻薛敏是嚎啕大哭,把所有积蓄的委屈在这一刻爆发了,她抱怨丈夫王军只顾田里的农活,万一自己死了,留下孩子怎么办,没有了母亲谁给孩子缝缝补补,说到这里哭声更是响彻云霄,这时可怜的王小兰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也哭的不成了样子,王军一个箭步冲进了窑洞,这时的薛敏已经快不省人事了。

    娃他妈,赶紧的,说着王军立马将妻子背了起来,停,快停,下这时听到气喘吁吁的王奶奶也就是王军的妈几乎吼着叫道,看来她比儿子更着急儿媳妇生娃的事,可自己毕竟年龄不大,留在家里也不合适,就和儿子一同去了田里,谁知道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呢,此时这个老婆子的一番话竟让儿子王军傻了眼,不仅如此,更让此刻处于昏迷状态略带清醒的儿媳妇也是无言以对。

儿子不行,城里接生的大多数是男人,男人给女人接生,这可不行,要是传出去还了得,这话也被儿媳妇一字不落地听了去,虽所王奶奶声音压的很低,但巴掌大的窑洞能分散多少声音。

    一向对王奶奶唯命是从的王军只好放下了背起来的妻子,这时的薛敏几乎是快晕过去了,声音也越来越微弱,眼看着就不行了。

    妈,你倒是说怎么办啊?王军带有哭泣的强调用央求的目光望着王奶奶,这时王奶奶一下子想起了村子北头有一户姓慕的人家,那户人家有一个著名的接生婆苏玉荷老人,也就是我奶奶,听人说,当年我们村的一户刘氏人家因来不及去医院,就冒着风险让原本懂点医术的奶奶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给接生,本来大家都不抱什么希望,听天由命,而这个村里的人们通常不去医院,多半都是在家里生孩子,当时这户人家已经有九个女儿,至于是谁接生的,具体也没人知道了,毕竟多少年过去了,期待儿子的愿望从希望慢慢转变成了绝望,前面已经是九个女儿,再生一个女儿让我怎么活啊!男人心里想着,所以也渐渐心灰意冷。

    说是来不及送医院,那只是一种借口罢了,一来家庭不富裕,二来是想等个儿子,以传宗接代,还有就是跑医院害怕给计划掉了,所以就顺其自然,让自己的妻子在家里生,总有生儿子的时候吧,于是就找来了略知一二医术的奶奶,古往今来,英雄辈出于苦难,或是贫寒的家庭,老天就像是给这户人家开了玩笑,第十个孩子的时候,给他们送来一个儿子,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让我奶奶伤脑筋的是孩子不是顺产,就是我们所说的孩子横着,这对奶奶来说是个天大的难题,但是临阵脱逃并不是什么好事,况且无论出现什么情况,自己都不会担太大的责任,这是提前跟家人说好的,否则也不会冒着风险去接生。

    几个钟头过去了,一家人在门外等着,也渐渐失去信心,先不说是死是活,一边的男人对他母亲说肯定又是个女儿说着拳头砸向了墙上。

    几经折腾,孩子是产下来了,但是呼吸很微弱,这预示着危险随时都会发生,奶奶害怕孩子死了无法向家人交代,孩子出生几个钟头了,没有敢通知家人,况且是个男孩子,她很清楚,如果男孩子死了将会意味着这家人失去延续香火的种子,更可怕的是这家人定不会放过我奶奶,即便是有过约定。

    于是奶奶竭尽全力,顾不上那么多,婴儿身上的水分还没有完全干掉,奶奶就直接用嘴对准婴儿的嘴吹着,一边用手拍打着屁股。

过了许久,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才给奶奶吃了定心丸,随即奶奶便叫了起来,是,是个男娃。

    说着奶奶由于长时间的紧张暂时的昏迷了过去,这可把一家人给乐坏了    这件事以后,不仅村里人知道了奶奶的小有名气,就连附近的几个村子都知道了奶奶的事迹,时间一长奶奶的名声可谓是传到了大江南北。

    那还等什么啊?赶紧啊!快快快。

说着王军就一个箭步迈出了窑门,即便是在同一个村子里在村里走起来也得半天的时间。

    王军就火速地跑到了我们家里,虽说不远的一段路,搁平时走也得一会功夫,可当下一瞬间就到了,连王军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还有这般速度。

碰巧这天我奶奶在家,平日里可忙的不见踪影,王军将妻子薛敏的状况大致给我奶奶描述了一下,便催奶奶赶紧前去接生,晚了就来不及了,谁知有经验的奶奶告诉王军,别急,别急,这女人生孩子可急不得,说着简单地告诉王军回去要先看好妻子,并说自己随后就到,于是王军就又一次跑出了我们家门外,跟来时的速度差不多,不一会儿功夫就跑回了家。

    王中发,也就是王军他爹在院子里急得团团转,面对儿媳妇的生孩子他也只能干等了。

而婆婆只是在一旁劝着儿媳要忍着点,接生婆马上就来了,而一边的小孙女王小兰在一边还悄悄地哭泣,可能是刚才薛敏的力度过大,弄疼了孩子。

王军对妻子说,慕家的老太太马上就来,一边用眼示意叫妻子不要担心,一切等慕老太太来了再说。

    这一家人等着等着,眼看太阳搭西山了,这时妻子越发地疼起来。

一个怪音哎呀,羊水破了王奶奶大叫起来    神也似的,这时候奶奶不紧不慢地来到了王家。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